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味佳瑶】(20 完)【作者:晓秋】
【美味佳瑶】(20 完)【作者:晓秋】
原作:米达玛雅
修改:晓秋
字数:65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终章

  有人常说,平淡是福。

  就算是佳瑶,也曾深深认同这句话。

  然而,在欲望的那扇门再次打开之后,她觉得她的世界一切都不同。

  与学妹的百合淫戏、跟下属的一夜欢愉,还有老公的施虐本性,似乎又让她已另外一个角度,重新的认识自己──

  真正的自己。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停地思考,自己抛开固有的世俗道德,堕落在无尽的淫欲当中,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她不知道。

  也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晚,她的心态显然不同。平时回家的包包,多了一套她私藏的浅绿军便服,是为了今晚的聚会特别准备。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含她的老公财德。这套专门曾经用来出席重要场合才换上的服装,应该会成为今晚最受瞩目的焦点。

  依稀记得上次换上这套服装,是她晋阶少校的那天。让上属替自己的肩膀上釦上那粒金属梅花,是多风光;不过今天,佳瑶却选择拿出这套衣服出来。
  或许,是她的潜意识想要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更为沉沦,更面对自己的真实样貌。

  随后,车子先开回家,老公已等候多时。

  一袭正式场合出席的黑西装,是难得的打扮。相较於她轻便的上衣跟牛仔裤,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我…我需要先上楼换衣服吗?」佳瑶望着老公,有些紧张地问。

  难以形容的威严感,从她的老公身上涌出,令她心生恐惧。黑色西装的深邃压抑,短发的俐落,还有刻意修剪的鬍子,使财德散发着男人的成熟韵味。
  霎时间,看得佳瑶有点癡了……

  「没关系,到现场再换就好。」财德微微摇头,「不差这一点时间,先过去比较重要。」

  然后,车子换他接手,驶往今晚目的地。

  途中,两人的气氛略显得尴尬,没有过多的沟通,只有一些不太重要的闲话家常,讲述这几天的生活。毕竟,等会儿的行程,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参加这类型的活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啥才好。

  就算想开口谈谈其他的话题,又会因为车厢内的莫名拘束氛围,使得在嘴边的话语说不出口。

  近一小时后,车子下了交流道,转进一间看起不起眼但规模与装潢都挺华丽的汽车旅馆内。

  「老婆,到了喔。」财德温柔地呼唤。

  此时,佳瑶有点昏昏欲睡。白天的部队操练,依旧有着不小的疲累,加上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进,令她很自然地瞌睡起来。

  稍早之前的紧张感,已随着睡意消散不少。

  「嗯,喔…到了啊。」佳瑶打了个激灵,才想起今晚要干嘛。

  车子停妥,就见财德说:「衣服在车里换上。」

  「这边?这里是停车场,你不是说到现场再换吗?」她有点讶异与不解。
  「这间汽车旅馆就是举办人开的啊,我们已经抵达会场。」老公笑着回答,「换好后,这个别忘记戴上。」

  随即,他从驾驶座有有右侧的小型置物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真皮项圈给老婆。不忘补上一句话:

  「我在外面等你。现在,开始换装。」

  「是。」她本能地答腔。

          ***************

  不消十分钟,佳瑶就在副驾驶座上克难地把军便服换上。浅绿色衬衣、深绿色短裙、黑色丝袜跟亮黑的皮鞋。左右肩头上的一粒梅花,象徵她的军阶。
  这时,她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把姓名牌扣在胸口上。这年头,还是要留有一点隐私比较安全。

  随后对着前方的化妆镜,略显害羞地把真皮项圈给戴上。

  ……感,感觉有点紧……而且有点宽……有点活动不适……不过,刚刚好符合脖子的尺寸……是,是老公特别订制的吗?

  扣上系紧,佳瑶发现自己的呼吸开始不太顺畅,无法大口大口,仅能细绵吐息。

  喀!

  车门打开,她娇怯怯的下车。财德站在他面前,手持着一条银色铁炼。
  「老…公……」

  佳瑶还没意会,脖子的项圈就被铐上铁炼,然后老公跟着不疾不徐地严厉说:「现在开始,我没有开口,你不准出声,只有听话,懂吗?」

  命令下达,她很自然地挺身站立,认份地点头。

  浅绿色的军便服,完美诠释着她姣好的身材。上身的饱满巨乳,把衬衣撑得挺拔;而下身的紧身短裙,包裹她如水蜜桃般浑圆的臀部;还有一双让人称羨的美腿,穿上透光的黑丝,简直就是引人犯罪的尤物。

  特别是,佳瑶脸上的神情。

  揉合身为军官的干练与威严,又被项圈诱发出奴隶的娇涩与羞怯,两者截然不同的身分态样,同时在她身上出现。

  ……这,这就是调教开始吗?

  佳瑶的心跳加速,在脑中闪过这念头时,就察觉到自己的下身瞬间涌出不少黏腻,大腿的内侧湿淋淋。

  对,没错。她没有穿上内衣裤。并非老公指使,而是她本能使然……在不知不觉中,佳瑶似乎认为这淫乱的型态,才是与此时最相衬的。

  停车场里并没有太多车辆,稀稀疏疏。不过,她却是直觉地认为,这些车子的车主,大概都是参加聚会的成员吧。

  老公熟门熟路地引导着。

  除了铁炼的牵拉有点不太习惯,黑夜中的佳瑶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应该是财德在身边给她的信心以外,就是这汽车旅馆没见到什么人烟。

  似乎是见到老婆的疑惑,老公终於开口解释说:「放心,我还没有变态到让老婆给所有人欣赏。今天这间汽车旅馆已经清场,不用担心有其他人。」

  「嗯……」佳瑶用哼声回覆。

  不料,却换来财德的斥责:「刚说过,我没开口,你不准出声,是当耳边风吗?」

  他的冷酷责骂,令佳瑶害怕地颤抖,随即阴户就是一阵难以控制的收缩,急沖的快感涌现。

  这时,夫妻两人来到其中一间楼层。

  「现在,跪下,用狗爬跟着我上楼。」财德命令着。

  好像发自灵魂的臣服,穿着军服的佳瑶本能地跪下,被丈夫给牵着上楼。
  ……不行…整个大腿根部都是水……怎么会这么湿呢……被老公调教的感觉怎么会如此强烈呢……

  她爬行的步伐有点蹒跚,更能清晰地感受到项圈的拉扯。每一下,都会带动她下体的刺激,好像肉唇跟阴蒂都跟着被拽动,又疼又爽。

  过了层层的路途,再经过看似保全的检查,终於来到会场。

  这时,她的黑色丝袜皆沾满浓稠的淫水,湿漉漉的好不舒服。如果靠近一点的话,还能闻到她特有的骚味,正在向四处散发,勾引男人。

  甫进场,就见到一个艳丽的女人,穿着警察的制服,正在沙发区被一群男人们给玩弄。

  ……她,她是真的警察吗?

  佳瑶不清楚。但女人的警服裙摆被掀开,露出白皙翘挺的鲜嫩屁股,不停地被男人们毛手毛脚。上身的警服纽扣全解,有点下垂的巨乳倘落到外面,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下,任由男人们轮流吮吸她勃起的奶头。

  难以置信,又不能不相信……就连身为军官的佳瑶,现在还不是一样犬爬在这会场,被老公用项圈牵溜着。

  ……好,好刺激……这就是老公参加的聚会吗?

  佳瑶说不出这时的感觉,仅知道自己的欲望蔓延到边缘。她想加入其中成为一份子,然而内心依然有些微的抗拒。

  然后,她又见到另一个女性,穿着某国营企业的制服,正被数个男人压在圆桌上轮流亵玩。有种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彻底被人踩在脚底的反差,漾出特别的堕落的情欲。

  「干我嘛……我要你们……」女人娇喘央求。

  「平常一副公务员的屌样,还不是一头淫荡的母狗。」男人羞辱着。

  「我是,我是母狗……汪汪,求你们操我!」女人扭着屁股。

  众人哈哈大笑。

  「等不及了吗?瑶瑶」这时,老公的声音传来。

  财德半跪下来,粗鲁地撕破她的黑丝袜,手指拨开阴唇,挖进早已淫水氾滥的骚穴,并且不忘润滑妻子的屁眼,方便另一手指的进入。

  「唔……呼啊……」佳瑶马上就呻吟起来。

  空虚寂寞的两个肉洞,被自己老公随意的进出、亵玩,立即就吸引其他男人们的目光。

  「看,阿德带来一头军官母狗。」

  「瞧她的骚样,这母狗已经等着欠干了。」

  「哇!你看她的军服,还是少校。她妈的,我当兵时就没没遇到这么好的货色,都是歪瓜劣枣,像头母金刚。」

  「哈哈,然后你就被上了吗?」

  「操你妈的……」

  男人们左一句右一句的调侃,还不忘羞辱佳瑶,狠狠践踏她所剩无几的自豪尊严,使她无地自容。

  ……别说了……别说了……

  她的内心明明是抗拒,但身体随着财德的手指,蠕动的更加愉快。

  忽然,一个男人叫喊:「咦?这少校母狗怎么没有姓名牌呢?」

  财德停下手指的玩弄,不怀好意地说:「抱歉啊,这是我的疏忽,还请各位见谅。」

  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军服上专用的姓名牌,伸手要别上。上面还写着「母狗瑶瑶」四个字,映入佳瑶的瞳孔内。

  「老公,不要!」

  啪!

  「我有准你可以说话吗?」财德的一巴掌打懵自己老婆。

  洁白的脸蛋浮出绯红的色彩,同时间有一滩水哗啦哗啦流到地板上。不论是他们夫妻两人,还是其他的同好们,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巴掌,把佳瑶打到漏尿失禁。

  ……不!别看我!别看我!

  滚滚泪珠流淌,佳瑶红着眼低下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道歉,但在他人面前排泄,真是耻辱到爆炸。

  「哈哈,这头母狗居然尿出来了。」

  「好骚好骚喔,狗尿还散发热气啊!」

  「是不是需要男人帮你堵住这失禁的孔洞啊!」

  「对啊,对啊,干一干就好了……」

  男人们开始叫嚣,气氛活跃到最高点。

  在财德的默许下,佳瑶被拉到会场内一个八爪椅上,双手双脚被皮带给紧紧扣住。

  军服的钮扣被解开,分泌乳汁的奶头脱困而出。男人嘻笑着,揪着她的奶头拉扯挤压,让奶水不停飞溅,玩得不亦乐乎。

  而那个特制的姓名牌,也被其中一人,夹在佳瑶枣红色的乳尖上。

  「呜!」她吃疼地叫喊。

  眉头紧锁,娇躯弓起,又是一次的尿水失禁喷出,喷到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身上,换来更多耻笑。,

  姓名牌被上头的灯光照耀的一闪一闪,她不知为何感觉到一种解脱般的放松。一颗压抑在内心的大石,终於被移开。

  她感觉到失重的堕落,带领她向下沉沦。

  没有部队的压力、没有长官的威严、没有妻子的责任,自己是个女人。渴望欢愉的……女人。

  佳瑶恍然大悟。

  为何她近来所见的女人们,都是如此癡迷陶醉的神情。

  因为她们在此时,就是纯粹。纯粹的女人,享受男人给她们的美好。

  「汪汪。」她吐出自己的舌头吠出几声,学习成为一条母犬,恍惚地说:「母狗想要被玩弄,玩死母狗吧!」

  大胆又淫荡的宣言,简直就是一桶油倒进大火。

  轰!

  男人们迫不急待地脱下裤子,就连自己的老公都是。此时,她也看出这群老公同好的素质,一个个都戴上保险套,还抹上润滑油,不是把女人当成泄欲的肉玩具而已。

  众人合力,一人躺在佳瑶八爪椅下方,刚好对准她的屁眼,用粗长老二向上挺进,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把肉棒放在佳瑶的掌心,要她握着好方便套弄。理所当然,嘴巴也是有人享用,后昂的脖颈,很轻易地完成深喉的动作。

  最后,就是她湿腻不堪的淫穴,留给她挚爱的老公,一桿到底。

  其余想参与的男人,只好拿着不同的按摩棒挑逗,等待自己的机会降临。
          ***************

  酒池肉林的性爱持续,八爪椅上的佳瑶陷溺疯狂。她的淫水飞射,混杂着尿液,在老公的抽插下大片大片的溅湿,喷得周围男人都被浇淋,欲火增生。
  彷若一块逐渐融化的奶油,被男人们夹在中间,蹂躏成各种姿态。

  「唔呀……喔呼……哈啊啊啊……」

  佳瑶纵情的娇喘,淫叫。至少这一刻,他的脑袋是完全空白,将所有的情绪全数抛开,被肉欲给取代。

  ……操死我……爽!要升天……又要高潮……

  尽情欢愉,被不同的男人轮流的强袭。但唯一没有变化过的,就是她的肉屄圣地,还是老公把持。他信守他的承诺,没有任何人能突破这防线。

  进进出出,持久延续。

  ……老公今天怎么会这么猛呢……啊啊啊……又快不行,好痠…好麻……
  会场的中心点渐渐地集中在这边。就连方才的女警跟女公务员,也过来参一脚,服侍着身旁的男性,舔着他们的奶头、肉棒、甚至是屁眼。

  当然,也有跑过来共同加入玩弄佳瑶的战局。

  戴着女性用的假阳具,一个操嘴,一个干屁眼,让当事人又体验到不同的新颖刺激。

  ……这就是被女人强奸的快感吗?这也是蕙玲的真实感受吗?

  她不禁又想起还在部队的学妹。过往的百合淫戏,就算有时候会有角色对换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一味真实感。然今天,她才深刻的体悟到。

  闭着眼睛,脸上神情娇羞又享受,满足又渴望。舌头伸长、口腔吸吮着一根根不同的肉棒,有粗、有细、有大、有小、有直、有弯、有鹹、有臭,五味杂陈的口感,不断地烘烤他的感官神经。

  屁眼的感觉,更是说不出的极乐。她从来不知道,屁眼高潮也能爽到无法自拔,深深地上瘾跟迷恋。

  「瑶瑶。」老公的声音唤着她。

  他拉扯铁炼,把妻子的脸庞凑到面前,也不管脸上的汙浊,轻轻地啄吻。闭着眼睛的佳瑶,根本料想不到这时老公居然会吻起自己,满满的爱意流淌,吐出品尝数根阴茎的温软舌头,与财德激情的舌吻。

  「财德。」佳瑶柔情地喊着。

  语毕,老公用力地摆动腰部,而老婆也迎合着他的抽插。两人很有默契,知道快要抵达欲望的巅峰。

  霎时间,其他男人又回归战局,任何能玩虐的地方,都绝不放过。

  「呜哈……好痛呀……会断的……嗯啊啊啊啊……」

  其中一个咬着佳瑶的乳头,向外拉长,乳汁也出现粉色痕迹。另一个则拉扯她的姓名牌,不住地弹弄,让她嘶哑的娇喘变成高亢。

  屁眼被接着捅入,高亢的淫叫带有疼爽的悲鸣:「唔唔唔……要疯了…不行啦!别这么快啊……」

  浑然忘我的痴态,也让财德更为卖力,啪啪啪啪的抽插,每一下都捣入佳瑶阴道的最深处。

  然后,她空闲的小嘴也被男人给堵上。

  ……这,这形状是……

  佳瑶身子一震,猛然地睁开双眼。她知道这个肉棒的拥有者是谁,但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的五官瞬间扭曲,是恐慌的惊愕,是崩溃的羞耻,情不自禁地想要开口尖叫,却是被男人的阳具狠狠堵住,反而像快要面临高潮时的嘶吼:

  「唔唔唔唔唔!」

  周围的男人没有一个不被影响,甚是是她的老公,就在佳瑶无地自容的抽搐时,一根一根的肉棒乱颠乱颤起来,无论是双手的、屁眼的、还有屄穴,都难以压抑地喷泄而出,彷彿爆裂的洪水似的,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她嘴里的阴茎松开马眼,把浓稠的精液一股脑儿地灌入。

  「咕呼呼呼呼……」

  佳瑶高潮了。

  就在她此时最不希望的时候,赤裸裸的达到高潮……而且,就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彦廷……」

  含着肉棒的佳瑶,用嘴型勉强说出这两个字。

                《完》

  后记:

  这是一篇横跨四年的作品,在今天我把它完结。

  说起来,我当初写这篇的原因,就是看米达玛雅太监,觉得这故事不写下去很可惜。然后在跟他聊天的过程中,顺手把这篇拿来,开始创作之旅。

  不得不说,本篇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肉戏,专注在女主角佳瑶之间。叙述着一个身为军官的人妻,发现自己的情欲、面对自己的情欲、走出自己的情欲。
  穿梭在与学妹蕙玲的百合、彦廷的一夜情,以及老公的真实面貌,不定地去定位自己,找寻自我的故事。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这就是单纯的手枪文,但对我来说绝对不是。

  我只是阐述着佳瑶的转变,应该说是沉沦,也可以称为昇华。然后,把结局收在这里。

  并不是我不想继续,而是参照原本的大纲,后续就是佳瑶无止尽地被淫虐剧情,在部队、在家里、甚至在户外。

  然而,这样的故事对我就没有任何吸引力……

  总而言之,谢谢愿意看我文章的读者们。下遍,我们再见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