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雾积血战】作者:郑云翔
【雾积血战】作者:郑云翔
               雾积血战


字数:12422字

  少女队的一个分队占领了雾积女中。19岁的王雪蓓带着七个女中学生兵,其中包括她的16岁的妹妹王冬蓓负责防守这一个早晨,只要坚守到中午,大部队就会来到了。

  雪蓓把全队人都部署在校门口旁边的大楼。毛湘婷和刘婕莲两个17岁的少女做前锋,守楼外的阵地,她和冬蓓在楼顶,而计春姗、宁露薇、巩春辉和袁小翠则把守二楼通道。少女队的军帽是调皮的垒球帽,军装是蓝色的牛仔短裤和各种颜色的少女背心装。

  女童军的首领姜旗旗知道没有防守的女中竟然给对方占领了,等于是把一把尖刀伸了进她的衣服里面了。她气坏了,马上命令罗晓莉带20个女中的女兵去夺回学校,因为她们地形比较熟。

  晨星慢慢落下,晨雾散去以后,工事前面的路都看得比较清楚了。在雾积女中门口旁边的大楼,湘婷和婕莲是神枪手。湘婷对婕莲说:「如果敌人一窝蜂拥上来,我们挡不住,不如放弃这个前面的工事,我们每人躲在一间相对的课室里面,封锁楼梯口,好吗?」

  婕莲说:「对,等敌人进了阵地,就用冷枪杀伤敌人!」

  女童军这边,静仪、智君、侯娟和纯兰都是高一(2)班的,其他女生都是高一(3)班的,刘燕是三班的班长。这个胖胖的、圆脸短发16岁的少女,对(2)班的几个姑娘说:「我们班人多,肯定比你们先攻进去!」

  侯娟说:「那不一定,纯兰和我都是运动员,你们谁有我们跑得快?」
  颖琴就说:「好,比赛一下,看谁占领的房间多!」

  鹅蛋脸,娇滴滴的李英靓就说:「嘻,她们要是全牺牲了怎么办?」

  纯兰恼了:「呸,第一枪先打死你!」

  智君在一边偷偷地跟身边的静仪咬耳朵说:「英靓的胸挺得那么高,肯定挨子弹的!」静仪不禁「咭」地笑出了声。

  蘅红是一个文静的少女,长发披到腰际。她开口说:「别争了,大家都要小心,听晓莉指挥吧!」

  晓莉就说:「君仪,蔡媛,王琼,丽华,邓婕,你们主攻楼梯阵地,我认为守卫的人不多,不会死守的,保留力量上二楼!」

  快嘴的董英萍就叫:「不公平!为什么一个(2)班的人都不派?」

  晓莉说:「她们枪法好,有体力,可以用在巷战里!你和锦秀负责掩护,发现哪里有火力点就负责消灭!」

  锦秀说:「知道了!」

  相对少女队,女童军的军装就比较保守了。她们穿绿色的短裙或者白色的短西装裤,绿色的柔姿短袖军装和绿色的贝雷帽。但因为她们的柔姿衫都比较薄,姑娘们的白色胸罩都可以隐约看到,从背后更可以看到背带了。

  尖兵出发了。在这一组里面,邓婕,是个16岁的少女,漂亮的脸蛋,匀称的身材,短少女发,结实的双腿,穿白短裤。邵丽华,双辫,16岁,明亮的双眼,也是白短裤。王琼,15岁,修长的身段,穿绿裙。蔡媛,15岁,比较矮胖,也是穿短裙。陈君仪,17岁,苗条成熟,短裤更衬出她曲线玲珑,长腿雪白。

  五个姑娘弯腰通过校门,没有什么动静。君仪是组长,她已经是很有战斗经验了,曾经参加过雾积游泳池和乐城山战役。她看见前面是沙包工事,就对女伴们说:「前面是沙包,注意了,后面可能有埋伏的!」

  蔡媛说:「死罗,我好怕……」

  邓婕说:「别那么大声,里面的人正等着我们呢!」

  王琼说:「听说是女兵守。」

  丽华松口气:「好在,那些男的好坏,女的可能好一点。」

  君仪冷笑一声:「哼,你以为啦!女的也是拿跟我们一样的能量枪,一样打你的胸和小便!」

  蔡媛说:「真不知衰的!我是不会打她们的下面的,最多打胸部。」

  几个少女接近沙包,一起开枪,把沙包打得沙土乱飞。君仪说:「咦?好像没有动静的?」手一挥,往里面扔了一个震荡光能雷,几个女孩就冲了进去沙包后面。里面果然是空的,只有几个拆开的电池盒和烂的能量弹盒。

  王琼说:「大概她们看见我们人多,吓跑了吧?」

  君仪说:「小心有诈,大家四周检查一下!」

  大楼里面,婕莲的枪已经瞄准了蔡媛隆的不是很高、但鼓鼓的乳房。湘婷瞄准了邓婕的西短裤裆部,心里面暗暗地想:「哼,这个妖女这么漂亮,打死你,看你还能不能迷惑人!」她正想给婕莲发信号开枪,突然发现君仪的帽子上面是有天线的,原来这个才是指挥官!她嘴里面说:「哼,妖女,便宜了你,等我先打死这个长腿的指挥再收拾你!」她决定先打死指挥官,暂且放过邓婕。

  她对着通讯器吹了一口气,两个女兵的枪几乎同时响起!

  「哎呀妈呀!好痛呀!」蔡媛鼓鼓的乳峰迸射出两朵红花,柔姿衫和粉红色的胸罩都给打穿了,打得她后退了两步,扔了枪。

  「哎唷!不害羞呀!」君仪惨叫一声,飞红了脸。

  子弹射透了她的短裤裆部,撕开了阴唇,姑娘羞臊的血尿和淫水一起飞溅而出,一阵热潮直刺心窝,她全身紧张,又舒服又快美,双手掩住阴部,踉跄了几步,软绵绵地栽倒了。

  垂死的少女暗暗庆幸她美丽的乳房没有受到破坏,她死命挣扎着,尽量延长生命,她看到蔡媛左胸隆起的地方泄红了一片,正抽搐着,裂着口,慢慢扑在沙包上了。邓婕很机警,她马上一个翻身躲到沙包后,「快回击!」丽华向湘婷的课室扫了一梭子,玻璃碎飞了湘婷一头,她赶快伏倒。

  丽华把君仪拖到沙包后面,用急救包捂住她的阴部伤口。

  「没有用的……算了……我不痛……啊!舒服死啦!」到底是个妙龄少女,君仪开始体会女性快美高潮了,她双目紧闭,抽搐着,拱动着身体,一个僵硬,就不动了。

  另一面,蔡媛趴在沙包上面,婕莲向她宽宽的臀部下方又射了两枪,子弹穿入少女的腰臀曲线,从阴部射出,血尿和淫水马上溅湿了沙包,但她已经感觉不到舒服了,蔡媛全身一紧,就断气了。

  英萍负责掩护,她和锦秀看见蔡媛中弹身亡,陈尸在沙包上面,伤心之馀,知道对面那座课室有古怪。她对锦秀说:「我们绕到后面去!」两个16岁的少女悄悄地离开校道,向左边迂回。

  在沙包工事,尖兵组的女孩不敢抬头,不知道子弹从哪里来。王琼说:「怎么掩护的还没有解决房里面的敌人呀!」

  邓婕说:「这样吧,我跑得快,你们掩护我跑回去告诉晓莉,请求支援,你们向课室开枪,吸引敌人吧!」

  「好!」王琼和丽华各自向一边的课室猛射,邓婕趁机会就连滚带爬撤了回去。

  英萍和锦秀来到后窗,见一个马尾辫少女正盯着前面沙包,准备等有人冲出来就开枪。锦秀望望英萍,英萍指指自己高高的胸脯,示意锦秀射那个少女的乳罩背带。锦秀点头,端起枪,谁知枪口挑到一块碎玻璃,「砰」一声打碎了,婕莲闻声一回头,英萍的手快,一扣扳机,一串火光射透了17岁大姑娘的左乳,冒出汨汨的鲜血。

  「哎呀呀!」婕莲全身一震,绝望地尖叫一声,双手乱抓几下,一阵奇怪的剧痛使她眼泪也流了出来,尿也泄出,她立即吐血了,抽搐着,软绵绵地栽倒。
  锦秀还想开枪,英萍说:「算了,她活不成啦,别打得她太难看了。」
  突然,枪声响了!原来湘婷听见婕莲中弹的惨叫,不顾一切站起来,见两个女学生枪杀了婕莲,便瞄准开枪的英萍高高的双乳扫了一梭子,几股血柱从泼辣的董英萍的乳房迸射出来,她立即体会了乳房中弹的滋味了!

  她不由得惨叫:「哎呀妈呀!打我的胸呀!」她一下子僵住了,全身一股股冷潮直刺下阴,又羞又痛,呼吸困难,她不相信自己少女的生命即将结束了,仍然做着不情愿的挣扎。

  锦秀不知道子弹从哪里来,背起英萍就弯腰跑,刚跑出校道,觉得背上的英萍猛烈抽搐一阵,「咕……啊!」一声,就断气了。锦秀不由得哭了,只好放下了英萍。

  这时,邓婕带着白爽、蔡颖、蘅红、志静和文静赶到了,晓莉也带着剩下的少女来到。锦秀说:「楼下只有一个人在封锁楼梯!」

  蘅红观察了一下,把长发拨到一边,就说:「如果有人敢一拥而上楼梯,到了转角就安全了,敌人一开枪,大家就可以定位消灭她。」少女们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这是像赌博,用自己或者同伴的生命去换取敌人的生命的。

  锦秀先打破了沉默:「蘅红姐姐,你的头发留了很久了吧?」

  蘅红有点奇怪地望了望她:「是呀?」

  梳一条单辫,丰满苗条的17岁少女白爽,是一个非常聪颖的女孩,她是雾积女中五项全能的冠军,戴一副金丝眼镜,文文静静的。她明白了,就说:「蘅红,你长得好看,就不要冲楼梯了,人太多也互相干扰的。」

  锦秀说:「对,我去吧,英萍姐姐牺牲了,我怎么可以独生!」

  邓婕,白爽和邵丽华也说:「我们也去!」

  但锦秀已经飞身扫射着冲上了楼梯了,三个少女连忙跟着她。蔡颖没有拉住蘅红,她把长发一甩,也跟着冲了上去。

  湘婷看见邓婕也冲了上来,心想:「妖女,到底还是逃不过我的枪弹!」她瞄准邓婕的短裤一扣扳机,谁知锦秀一换步,刚好挡住了邓婕,于是这串快美之吻就全送进了锦秀的短裙,实现了她的愿望。

  「唉……唷!打人小便!」她一下子停了步,双手捂住阴部,淫水从她的手指缝里面汨汨地渗了出来,血尿浆了她一手都是。她裂着嘴,快美地痉挛,挣扎着踉跄了几步,一头滚到在梯级了。

  邓婕吓出一身冷汗,看见锦秀在她面前中弹死去,赶快抢先几步上了转角。
  白爽以为邓婕在前面会趁锦秀中弹的时候开枪向敌人还击,谁知邓婕竟然没有开枪,她有近视,而且刚才邓婕在前面挡住,她没有看清敌人的枪弹从哪里打来,她举起枪,准备向前面那个窗射去。

  但这已经给了湘婷足够的时间,她想:「这个书呆子,不去读书,到这里来送死,成全你吧!」一扣扳机,子弹迎面打中了白爽,这个单辫丰满白暂的17岁女郎的乳房鼓鼓地耸起的地方开了两三朵红花!死亡羞臊地送给了这个漂亮的才女了!

  白爽只觉得顶起在柔姿衫下面被乳罩紧紧地托住的乳峰一热、一震,眼前一黑,心窝一阵扭绞的感觉,然后是奇怪的性感直奔下阴,她马上明白了,呻吟了一声:「哎唷!死罗!」她哭了,她知道她的聪明再也不需要了,已经被该死的子弹夺去了!她踉跄几步,弯曲双腿,慢慢地栽倒,眼镜打碎在地上。

  她并不是一个很强壮的少女,修长的双腿乱蹬几下,就吐着血断气了。在后面的丽华争得了时间,把一串子弹送进了湘婷的牛仔短裤拉链的下方。她下身一热,血尿齐喷,少女的怀春快美当场升腾,她飞红了脸,死死地按住裆部,绝望地叫了声:「哎哟!不要!呀!」

  无比畅快的少女快美感觉没有维持多久,蘅红是个打乳峰的能手,一串子弹立时穿透了湘婷左右乳房最饱满的地方,血浆狂喷,一身都是。

  「啊!」她体会到了!这个17岁的少女在奇羞中全身发软,慢慢地扑倒在地上了,洁白的双腿还在乱踢,血尿和淫水流得一地都是,她一直蹬踢到咽气为止。

  二楼通道。

  四个姑娘听见下面枪声停了。小翠说:「下面的姐姐都牺牲了吗?」

  露薇是个18岁的大姑娘了,她含着泪,咬着嘴唇点点头:「敌人快冲上来了,咱们可不能大意。要拖住她们!」

  春晖,短发的18岁的圆脸少女,矮矮的身材,但非常活泼,她是小组的领导。她看见楼梯口有人探头探脑,就悄悄地说:「注意隐蔽自己,等她们全部出现在楼道再打!」

  疏松卷发的春姗已经19岁了,是她们中间最大的,她是卫生学校的学生。
  她说:「我负责打穿裙子和短裤的,保证枪枪钻尿道,打得她们爆尿!」16岁的小翠脸一红,咭地笑了一声。

  这时,邓婕她们已经上了楼。蘅红探头看了一下,说:「远处那个房间门口有沙包,大概那里有埋伏,但我们只能够冲到楼道的一半才有办法扔手雷的,否则不够力气扔那么远。」

  蔡颖说:「没有办法,还是一齐冲,用子弹开路吧!」

  丽华说:「对,谁中弹了,后面那个人就必须抓紧机会反击,不可以光顾自己躲避的!」她瞪了邓婕一眼,邓婕脸红了,避开了她的目光。

  王琼喊了一声:「冲吧!」便带头冲了出去。其他几个少女马上跟着。
  这边,春晖喊了一声:「打!」

  「啪啪啪!哒哒哒!啾啾!」枪响了。

  「哎唷呀!好肉酸呀!」王琼第一个中弹,她的绿色短裙上面爆出了一朵血花,她双手捂住,踉跄了几步,苗条的纤腰扭动着,羞涩地享受着快美,两腿一弯,栽倒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少女的快美高潮,高潮一涌上来就咽气了。
  「哎唷……唷!好下流呀!没羞!」蔡颖一手捂住短裙,一手捂住右乳房,乳部和阴部喷出的鲜血从她的指缝里面渗出,她抽搐着,裂开口,皱着眉,踉跄着,洁白的大腿弯曲着,慢慢倒在地上,她阴部中的那枪并没有打中阴蒂。
  春姗在击倒了王琼以后,沉着地瞄准丽华的女西装短裤裆部,一个精巧的小点射,漂亮的丽华全身一震,中弹了!几颗小能量弹一下子撕开了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从尿道和阴蒂打进了她的身体,连膀胱都破坏了。

  她娇呼一声:「唔呀!死罗!打人家女孩小便都有的!哎……哈哟!」她双手一捂,血尿和淫水都涌了出来,她立即体会到被她打死的湘婷尝到的少女阴部中弹的特别感觉了!好羞啊!

  无比的臊意和舒服,阴道发凉,尿和淫水都不受控制,随着少女特有的快美高潮抽搐而射出来,顺着她一双修长结实美丽的腿流下来,她马上停住了脚步挣扎,向后弯曲了身体。

  这给了小翠一个目标,她朝丽华隆起的左乳补了两枪,穿透少女结实的乳房打中心脏,血飞喷而出,丽华剧烈颤抖一下,向后退了几步,软软地栽倒了,她扭绞了身体,死命挣扎几下就咽气了。

  邓婕及时躲到柱子后面避开了一串子弹,蘅红和两个女中学生闪进梯角瞄准少女队所在的地方开了一阵枪。小翠露得太出,肩头中了一枪,痛得「哟!」了一声,春晖帮她包扎好。

  晓莉见进攻受阻,就叫静仪她们四个从侧面绕过去。然后,把少女们招呼过来,说:「邓婕、蘅红、英靓、文静、志静、祖玲、颖琴,你们枪法准,强攻过去扫射,我留下刘燕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英靓嚷着说:「那不是要我们送死吗?」

  文静说:「你怕死呀?」

  志静是一个16岁的苗条清丽的少女,她抿抿嘴说:「倒不是怕,做女孩真好,不想死呢!」

  颖琴说:「别说了,忘记了吗?我们还跟(2)班比赛呢!」

  长发垂肩,瓜子脸,有一双单眼皮眼睛的祖玲一瞥嘴,恨恨地说:「还比什么!我们(3)班死人最多!」

  英靓说:「你不怕死呀?我就怕。」然后她悄悄地跟文静咬耳朵说:「特别怕给她们打到胸了,很羞人的。」

  文静掩住口,对英靓说:「嘻,你那么丰满,凶多吉少呀……」

  英靓恼了,用手抓住文静长长的单辫,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说:「死丫头你这乌鸦嘴,等一下让她们的子弹钻穿你下面!」

  文静脸红了,她嘟哝了一句:「最好不要,我正来例假呀。」

  短发,胸脯很结实的颖琴听见了,她对晓莉说:「不要让文静跟我们一起冲锋了,她来例假,跑不快。」

  文静说:「不,我可以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的枪法准嘛!」

  晓莉说:「文静,你确定可以?不要勉强!」

  这边,春晖叫小翠:「你从铁梯上去,你受了伤,不能跟她们对射了,雪蓓她们也需要人帮手。」

  「好吧。」小翠拿起枪往后面的铁梯走去。

  刚上两级,小翠就发现上面铁梯走廊转弯的地方出现了几个穿少女背心装和牛仔短裤的女兵。她吓了一跳,马上瞄准,「啪啪!」子弹呼啸着直接45度角从纯兰的牛仔短裤裆部斜向上射进了她的阴部。

  走在前面的纯兰尖叫一声:「哎唷!打人小便!」又羞又恼,快美无限娇羞地裂着嘴,双手捂着短裤裆部,血尿和淫水喷出,她扭动着身体,双腿发软向前跪倒了。

  这两枪十分精确地打中想打的地方——阴蒂和尿道,她马上就体会了少女特有的性高潮,在最兴奋的时候咽气了。

  在楼道的另一边,少女们全听见了。英靓「咭」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是纯兰,嘻,她还说第一枪打死我,现在是她给打死了。」

  侯娟看见纯兰中弹倒下,发现已经暴露了,就喊道:「冲呀!」向下面冲过去,而智君和静仪就跳下铁梯。

  小翠没有看到她的下方跑过来的两个女兵,她向上面的侯娟丰满的胸脯扫了一梭子,打得姑娘隆起的地方一片血泄,胸罩穿的几个洞突突地向外冒血柱。她愣了一下,才惨叫一声:「哎唷!打人的胸!」

  她踉跄着双手交叉捂住胸部,开始挣扎。只挣扎几下,就一头栽倒不动了。
  智君和静仪也赶到了,双枪齐发,可怜小翠乳房和阴部同时中弹,马上享受了刚才被她打死的两个少女的感觉,她尖叫一声:「哎哟哟!不得好死的!」她少女的身体一阵奇异的羞痒,全身发软,倒栽下梯,乱蹬几下就不动了。

  智君和静仪不敢乱动,趴下小心地一下下接近铁梯。

  蘅红看了姐妹们一眼,「准备好没有?」大家检查了一下武器,「好了!」
  蘅红把长发撩到背后:「好,冲锋!」女孩子们扫射着向楼道的远端冲去。
  这边,春姗吃了一惊:「她们那么多人!站起来打呀!」她跳起来,向冲过来的女兵射击。

  「啊哟!死罗!那么肉酸的!」第一个中弹的是祖玲,吊带式乳罩绷紧的乳峰冒出了几股殷红的血柱,她感觉到一阵扭绞的性冲动,伴着非常特别的妙感直刺下体。她知道不行了,为了不摔得很痛,她吐着血,弯了腰,慢慢地仆到在地上,双腿死命蹬踢着作垂死挣扎。

  露薇和春晖也站了起来射击,露薇看见文静的脚步有点走样,就瞄准她开了枪,于是文静就中弹了,她耸起紧紧的乳房尖尖处爆出两朵血花!

  「哎呀!打中我的奶啦!」她又羞又痛,刚捂住,短裙又被春姗精确的子弹打穿了,子弹撕开她的女三角裤,打穿她的舒宝牌少女型护翼卫生护垫,再撕开阴唇,从她的尿道外口斜向上破坏阴蒂,打进了她的身体。很大的一束血尿喷了出来,混合着月经血飞溅!淫水也流了出来。

  「哎唷……连小便都……」她羞红了脸,再也叫不出声了,又咸羞又快美,她扭动着腰臀,全身抽搐着,电流一样的少女特有的快美感在她的阴部爆发,极度的舒服和麻痹使她踉跄着,张开双手,趴在墙上面,她身上的弹洞在墙上留下了几滩血迹,慢慢地流下来,而单辫的姑娘也慢慢弯曲双膝,跪在地上,再侧身栽倒,无力地颤抖着双腿挣扎了。

  「文静!」冲在她后面的颖琴扑上去想救她,但还没有到她身边,春姗探身出来一扣扳机,一串快美的红光就准确地躜进了她的阴部,血尿和淫水马上顺着她的茁壮的双腿流下来了。

  「啊哟!不知衰!打人家那里!」她绝望地喊了一声,扭绞了双腿,向前栽了几步,又向后倒退了几步,双手一捂,沾满了血尿,她只觉得一阵十分快美的舒服弥漫了她的全身,眼前一黑,就栽倒在文静的身边了。虽然她十分强壮,但到底是一个被打中要害的少女,她蠕动了几下,就跟文静一起咽气了。

  射击乳房的能手蘅红没有受到前面几个女伴中弹的影响,她抓住机会终于捕捉到了那个穿背心装,有着丰满的像成熟女性一样的乳房的少女,她一扣扳机把子弹送了出去。

  「哎呀!」春姗被打得后退了一步,左乳头部位出现了一个血洞,「噗!」
  的一下乳汁喷了出来!发育成熟的乳房终于被能量枪的子弹打出了少女的初乳!

  白色的乳浆和红色的鲜血马上溅在姑娘丰满的胸脯上面,汨汨地流下来。她眼一黑,强壮的她忍住奇异的痛和女性乳房中弹的奇羞难受,咬着牙,把一串子弹不偏不倚地射入了文静的长发姑娘蘅红的白色少女装西装短裤的裆部,一阵快意的潮热从蘅红的下阴喷出,一股少女的冲动伴着娇羞宣告了16岁豆蔻年华的美少女蘅红的生命尽头!

  血尿跟其他少女一样喷出,毕竟是一个少女,阴部最羞臊的地方中弹然后是淫水也飞溅而出了,秀美的长腿立即沾上了血流,她终于也尝到了少女最隐秘的地方中弹那人生最快美的悲惨感受!她绝望地哀叫:「哎哟!别打人家小便呀!
  羞死了!」

  子弹听不见你的呼叫呢!姑娘!享受下阴那千百只小手搔爬般的舒服吧,把尿和阴精淫水畅快地泄出来吧!

  春姗的双眼渐渐模糊,但她看见了那娇嫩的苗条的像小白杨一样身体的蘅红弯曲了纤细的腰枝,长发飘扬着,慢慢地栽倒在地上的一幕,「你先死的!」在这念头之下,她一阵窒息,心一凉,想挣扎,但迟了,终于咽气,硬梆梆地倒在了地上。

  这时,露薇发现背后有动静,一回头看见穿着女童军服装的智君出现在楼梯口!她大叫:「春晖呀!敌人在后面!」一边开枪,但没有打中!智君和静仪一起开枪,露薇的黄色少女背心装立即穿了几个红色的血洞,而且从洞里又冒出了白色的奶汁,这个18岁的少女也被打出初乳了。同时,她的牛仔短裤也在裆部「噗」的一声血尿四溅,洒得一地都是。

  「哎呀呀!我中弹了!好羞怪呀!呀!」她尖叫一声,双手一扬,扔了枪,吐得满脸是血,连屎都泄了出来,她向后退了一步就断气了,歪倒在沙包旁边。
  春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跟在蘅红后面冲的英靓和邓婕已经冲过来了,英靓一排子弹打得春晖丰满的少女乳房鲜血和白色的奶浆四射!子弹把她钉在沙包上面了。

  「啊哟!妈耶!」她绝望地惨叫一声,双手还没捂紧巨大不舒服感的乳房,邓婕又把一排子弹射入她的阴部,彻底破坏了她的女性外生殖部,「唔呀!没羞呀!」妙龄女郎阴部中弹以后,明知人家是打她的阴部的,也禁不住会发出羞臊的叫骂的。

  春晖十分不情愿地睁着眼,踉跄几下,终于也栽倒在沙包上面,蹬踢几下,「咕……啊!」一声,断气了。

  晓莉来到沙包旁边,付出重大代价,终于占领了二楼。三楼只剩下那段斜坡和斜坡旁边的三栋工具房,上楼的台阶和看得见没有人在后面的柱子了,她身边的姑娘们都在喘气。现在,她只剩下(2)班的智君和静仪,(3)班的英靓、邓婕、志静,和班长刘燕了。

  英靓看见了智君和静仪,就笑着说:「哎呀,刚才我听见中弹的声音,以为是智君,原来侯娟这个运动员还不如你呀!」

  智君恨恨地说:「别开心得太早,我们(2)班可没有死绝呢!」

  静仪也说:「哼,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原来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老天也真不公平,蘅红和文静那么漂亮那么好的女孩偏偏不留下来,就留下你这个刻薄的小辣椒!」

  英靓别了一下嘴:「哼,我不漂亮吗?除了邓婕和晓莉姐姐,我该数第三了吧?」

  智君咭地笑了一声:「臭美!」

  晓莉喊了一声:「蘅红,看看下面怎么攻好!」才想到蘅红已经阵亡了,眼睛不由得红了,大家也都沉默了。

  邓婕说:「我跑得快,让我观察一下吧!」她几步冲上斜坡,然后又跑了下来,对晓莉说:「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会在那两间工具房互为崎角之势,控制这个斜坡。我们如果集中向其中一个房间进攻虽然另外那一间房里面的敌人会杀伤我们一两个人,但我们可以全力控制这个房间,剩下那一股房间就没有办法抵抗了,因为她们只剩下两个人了。」

  刘燕说:「邓婕,你留在晓莉身边当预备队吧,我上去!」

  英靓就说:「嘻,留下漂亮那一个呀!看来漂亮都是有甜头的。」

  邓婕就说:「不,你要指挥的,不可以上去,让我们上吧!」

  刘燕说:「好吧,要小心哦!」

  志静是一个17岁苗条的梳两条长长的辫子的少女,她有着纤弱的身体和腰枝,但她非常细心,枪法也好。晓莉就对她说:「志静,你跟在英靓后面,随时掩护她们。」

  「好!」

  英靓对智君和静仪说,「我冲前头,不然你们又说让你们冲前头去送死了,免得我们(3)班赢得没有风度。」

  几个少女小心地向雪蓓藏身的小房摸去,冬蓓在另外一边,瞄准高佻的一个少女的胸部,扣了扳机:「啪啪哒!」

  「哎唷唷!」智君隆起的乳房一下冒出三股血柱,她一下捂住,痛得向前弯了腰,皱起了眉头,腿一弯,就栽倒了。

  在前面的英靓听见智君中弹,马上回过身,喊着:「智君!」但她的正面就朝着冬蓓,于是冬蓓从容地朝这个丰满的姑娘的乳房扫了一梭子,顿时打得英靓花容失色,穿透几个洞的饱满的乳房连奶都溅了出来,透过她的肉色的花乳罩泄红了前胸。

  「哎……唷呀!妈妈呀!为什么打人女孩子的胸呀!」她十分爱惜自己的乳房,这几枪打中,彻底破坏了少女引以为傲的象征,她全身不相信般僵直了。
  静仪扶住了智君,只见英靓的短裤裆部又爆出了血花,顺着她洁白修长的大腿流下,甜美温热的少女特有的舒服感觉弥漫了她的全身,快美抽搐开始了,这个骄傲的少女终于迎来了她的死亡。英靓很不情愿地裂着嘴,挣扎着享受着那十分快美的感觉,扭动着、娇呼着,慢慢地栽倒了。

  「咕……啊!」是她16年少女生活的最后告别。

  智君眼见英靓断气,才呼出最后一句:「她……终于比我先死!」头一歪就停止了呼吸。

  静仪是个十分细心灵活的姑娘,虽然好友惨死,但她却发现了一个窗户有一阵烟。她向晓莉作了一个手势,跟身后的女伴招一下手,邓婕就和志静跟着她向冬蓓的房间冲去。雪蓓一见,不能叫喊引起妹妹的注意,只好瞄准冲在后面的邓婕的女装西装短裤裆部,扣下了扳机。

  「啪啪!」这串红光不偏不倚地从这个美丽的姑娘阴部鼓鼓的地方下一点射了进去,穿透了西装短裤拉链的下方,穿透了棉质双层裆的白色女三角裤,撕开了姑娘紧贴的阴唇,从阴蒂和小台状的女性尿道外口打了进她骄傲健壮的处女身体,同时穿透了子宫,射爆了膀胱!

  女性特有的快美感立即出现,鲜血马上泄红了短裤裆部,尿液混合着血也顺姑娘洁白修长茁壮的玉腿汨汨地流下来,淫水也从阴道渗了出来。

  她停住了脚,惨叫:「啊哟!我不愿意死呀!」青春少女生命中第一次体会到的性冲动快美使她双颊羞红,羞涩和性冲动的难受交织在一起,她双手死死塞住阴部,弯下腰、裂开口、呵着气,死命挣扎着。

  『唉呀呀,为什么打中人家小便的地方!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奇怪?我会死吗?』

  短发的美少女邓婕毕竟才16岁,那少女的经历无法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
  这一个上午,她曾目睹了她的女同学们如何一个个中弹死去,而她一次次躲过了死神的阴影,原来希望能平安无事,继续她美貌快乐的少女生活,但,死神还是没有放过她!她也看见了阴部中弹的女同学死前那种奇异羞臊的挣扎,现在她也体会到了!

  她紧闭双眼,绮念丛生,多么希望男孩子强壮的怀抱啊!她拱动着高高的臀部,双乳发胀,希望能搂住点什么,她踉跄了几步,身体开始发硬,快感越来越强,她奇怪自己为什么还没倒下。

  雪蓓知道自己这两枪已经彻底破坏了这个短发的漂亮女中学生的外生殖部,但不明白为什么她迟迟未爆发快美痉挛而休克死去。她把枪口瞄准另一个有着一双长腿的,梳了两条长辫子的少女胸前那晃动着的两团鼓鼓的地方。

  她也是个少女,知道打少女的乳房是很惨的,中弹的姑娘在一刹那间女性的美丽象征被野蛮地摧残,那强迫的性感和窒息的刺痛交织在一起,又羞又痛,是特别难受和羞辱的,如果把奶打出来,更加进奇怪的性感觉。她咬着牙,扣了扳机,于是,瞄准了房间枪眼的16岁少女林志静只觉得鼓鼓地饱满的胸脯被什么狠狠地一撞,不由得倒退几步,双眼一黑,一阵少女特有的羞痛,嘴巴一咸,血涌了出来。

  「哎唷死罗!我中弹啦!」她娇吟一声,血从她左乳房喷了出来,她用右手一捂,一股性冲动直冲下阴,她还从来没有摸过自己的乳房呢!那柔软弹性的感觉,伴着热辣辣的巨大不舒服,使她纤腰扭动着,双腿交叠,退后了两步,却被张开了双臂的邓婕一把抱住,她呼吸困难,知道不行了,她很不情愿地哭了。
  志静软绵绵地瘫倒了,邓婕也倒在她的身上。两个少女的双腿还在乱踢,志静泄出了尿、屎,连快要来的月经血也流了出来,她困难地抽搐几下,吐出了最后一口气。邓婕还在挣扎,在女性高潮到来的一瞬间,她死抱住志静,度过了如仙如醉的瞬间,也迎来了她的死亡。邓婕把她美丽的长腿用力一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静仪在枪响的同时滚倒在地下,趴在一个台阶下面的死角。冬蓓这才发现刚才的危险,她对雪蓓说:「留意你侧面的柱子!我看看滚在台阶下面那个死了没有。」

  冬蓓端着枪,小心地跑出来。静仪跪在柱边瞄准她的牛仔短裤的裆部,手指一压,一串红光射入了16岁的王冬蓓的阴部,子弹穿透短裤、女三角裤,扑进阴毛丛中,撕裂阴唇,从阴蒂和台状女性尿道外口打进了她的身体里。

  她只觉全身一震,一股难忍的无以名状的羞臊热流从下阴喷射而出,全身充满了活泼可喜的少女特有的春情勃发的冲动。

  「呵哈唷哟!哎呀打人女孩小便呀!」她的淫水开始流出来,她张大了口,抬起了头,十分冲动地全身发硬,一双粗壮结实的大腿慢慢开始弯曲,她双手死死地捂住阴部,尿不受控制地随着血和淫水一起流出,她挣扎着倚着柱子。
  雪蓓听见妹妹的惨叫,一回头,看见妹妹被打中,而静仪正站起来,瞄准冬蓓准备再射。她气愤地朝静仪束得紧紧的白色短裤的裆部鼓鼓的地方下一点扣紧了扳机,没有放松!

  「哒哒哒哒哒!」

  「哇呀!哎哟哟!妈哟!好肉酸呀!打落人家女孩小便处!」静仪的长发披散,皱着眉,漂亮的脸蛋扭曲了,她立即体会到刚被她打中的冬蓓那女阴中弹的特别感觉了!她绝望地娇喘着,好羞、好冲动、好舒服啊!

  她也不过是一个少女,阴部中弹后毫不例外地扔了枪,只能捂住阴部,扭动身体挣扎和抽搐。她双腿乱踢,抱住柱子拼命贴紧,把阴部死死压在柱子上面扭动,死忍住不爆发女性快美高潮。

  雪蓓快乐地叫:「冬蓓,看姐给你报仇!」

  「啪啪!」雪蓓身边的石块乱飞!原来是刘燕太紧张,没有打中她。她一回手,「哒哒哒!」不偏不倚钉中了刘燕鼓鼓地隆起的乳房,几朵血花喷了出来!
  「哎……唷!」16岁的女班长的乳房发育到刚耸起到可以戴乳罩的年龄,才戴了几个月的少女吊带式乳罩洞穿,殷红的鲜血从打烂的乳晕汨汨流出,好羞痛呀!那鼓鼓地顶住柔姿衬衣的地方,是少女的骄傲和羞涩的像征,还未发育完全呀!她哭着张开了嘴,吐着血,十分不情愿地栽倒在地上了。

  罗晓莉没有被身边刘燕的中弹分心,只见穿一套粉红色少女背心装和蓝色牛仔短裤的雪蓓跑出来救她的妹妹了,这个19岁的少女苗条、健壮,梳单辫,修长的颈脖,光洁的肩背,销魂修长的一双纤白的大腿,结实的腰枝,鼓起绷紧的双乳,显出少女特有青春活泼的气息。

  她端平了枪……

  冬蓓还没有倒下,她正准备扑入向自己奔来的姐姐怀里。

  「啪啪啪啪!」突然姐姐停了脚,牛仔短裤前面湿了一片,血尿涌了出来!
  原来在后面,晓莉精确地把子弹从这个大姑娘迷人的腰臀曲线底,从雪蓓结实后隆的屁股下方射了进去,从前面外阴射出,带出一大股血尿,连淫水也大量涌出来了,她的女性生命被剪除了!

  「哎哟唷!我的小便……」她出不了声啦,你也是妙龄少女,怎么会体会不到那无比快美的女阴中弹的滋味呢?但雪蓓毕竟年龄大一些,也有过跟男孩爱抚的经验,她强忍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动,慢慢转过身,想尽最后一分力气回击。
  少女隆起的乳部从来都是最吸引视线、也是最容易射中的部位,晓莉毫不犹豫地扣了扳机,子弹呼啸着打穿了雪蓓发育良好的,结实饱满的半球状的少女乳房。「哎哟!!」雪蓓口吐鲜血,从她的少女背心装的弹洞冒出了殷红的鲜血和白色的奶浆,马上弥漫了她的乳罩。

  她再也没有办法享受少女特有的女性快美高潮了,子弹从她的乳房打进去,直接破坏了她的心脏。她伸直双手,想拉妹妹,但永远也没有办法拉住妹妹了,她的双眼一黑,一股冲动伴着窒息捏紧了喉咙,她全身一硬,软绵绵地倒在了血泊中,双腿一蹬,「咕……呵!」就断气了。

  冬蓓终于忍不住,快美一阵爆发,使她发出了一阵娇吟和扭动抽搐,她呻吟着顺着柱子慢慢地滑到地上,蹬直了双腿,临死的时候想到她还没有吻过,非常遗憾地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晓莉站了起来,搜查了三楼的小屋,没有发现其他人,确定防守的少女队已经全部被打死。然后才打开通话器:「旗旗,我是晓莉。我们已经重新占领雾积女中,但我带来的姐妹已经全部牺牲了,只剩下我一个了,赶快支援!」

  「晓莉,支援的部队已经在途中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