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肛虐俱乐部】(第四章)作者:kingpin
【肛虐俱乐部】(第四章)作者:kingpin
字数:21585


  第四章肛虐魔的真面目!

                (1)

  有理子和由美一起,送要去出差的丈夫到车站。

  「要当个乖宝宝,由美。会给你买很多礼物回来的喔。」

  溺爱孩子的丈夫一直到上车前,都抱着由美逗弄。由美也心情好的嘻嘻笑笑的。然后丈夫注意到了有理子的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啦,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没……没有感到不舒服啊。」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强作笑颜。

  最近每当静下来休息时,被长山等人玩弄的恶梦就会苏醒,让有理子感到生不如死,每次都几乎要哭了出来,没有勇气直视丈夫的脸。

  内心的懊恼不断折磨着有理子。

  被三人的禽兽们一次接着一次的侵犯,被看见浣肠后的排泄行为,也被摄影机拍摄下来。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有理子就越来越无法对丈夫坦承。

  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信任着妻子的丈夫……使的有理子更加的有罪恶感。
  「最近好像有点奇怪喔,是在担心什么事吗?」

  「什么担心的事……亲爱的,真的没事。」

  「那样子的话就好,因为你脸色真的不太好呢。」

  「想太多了啦。」

  有理子又勉强的装着笑脸。

  对这么轻易对毫不怀疑的丈夫撒谎的自己感到讨厌了。

  (亲,亲爱的……请原谅我……)

  有理子在胸内不停的对丈夫乞求原谅。

  火车即将开动的铃声响起,丈夫将抱着的孩子交给了有理子,搭上列车。
  「亲,亲爱的……」

  「什么事?」

  「没有……一路顺风……」

  车门关上后,火车慢慢的开走了。

  在抱着孩子回家的路上,有理子内心里不停的挣扎。

  (……一定要逃跑……)

  在丈夫出差的五天内,和孩子一起回娘家吧。无论是再怎么坚持的男人,也不可能追到娘家去吧。

  「小由美,接下来就一起去外公外婆家去吧。」

  有理子加紧了回家的速度。

  好不容易回到家,正要打开门锁时,从身后传来了低沈的笑声。惊吓的回过头来的有理子的美貌,突然僵硬了起来。

  「我是来约你去打网球的,跑到哪里去了呢,太太?」

  「昨天也没来打网球,呵呵呵,今天要彻底连昨天的份一起补偿我们喔。」
  大概是躲在哪里等有理子回来吧。是长山和村井两人。

  有理子紧紧抱着孩子,嘴唇哆嗦的发抖。

  虽然想逃跑,可是身后的门却还没有开锁. 前面的长山和村井也挡住了所有的去路。

  「请,请你们回去!我不会去打网球的!」

  控制着不断哆嗦发抖的身体,有理子拼命的大喊。

  「没必要这么讨厌吧,我们跟太太都已经不是他人了吧。呵呵呵,今天也要一边打网球,一边尝试各式各样的娱乐喔。」

  「呵呵呵,光是听到网球这两个字,肉屄就已经疼痛起来了吧,太太?」
  长山和村井用舔舐般的眼神,舔着舌头轻蔑的笑。

  「不,不要!」

  像是要从内心爆开来的叫喊,有理子左右摇晃着头.

  「那种事情,我在也不要做了!……到底要羞辱我到什么地步,你们才会觉得满足……」

  「嘿嘿嘿,因为太太那丰满的身体,已经是属於我们俱乐部的喔。」

  「怎么这样……我不要啊!……」

  「每次做都会咿咿的高兴发狂的哭叫,最后得到极大的欢悦吧。为了让你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淫乱,我们一定会充分的教导你的。」

  「你们疯了……」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发抖,无法继续的说出话来。只能这样紧紧抱着孩子,膝盖和高跟鞋咖搭咖搭的作响。

  ***********************************
                (2)

  长山和村井一边得意的笑,一边突然的拉近了距离,从左右捉住有理子的手腕。然后强迫的拖着有理子离开.

  「啊,不要!……放开我!」

  有理子发出了颤抖的声音,两腿踢蹬的抵抗拖拉的力量。

  「还不快点走吗?在这样啰啰唆唆的话,今天就要让你全裸的打网球喔!」
  「不要!……啊啊,我不要去!」

  「还是要在这边被脱成全裸?今天好像特别拼命的抵抗啊。」

  村井将孩子和有理子的上半身一起的抱着,长山则很快的将双手滑进了裙子的里面。

  「啊,啊啊!不要!」

  像是在嘲笑着有理子的悲鸣一样,裤袜和内裤一起的被扯了下来。滑过了大腿,通过膝盖,在脚尖的附近凌乱的卷成了一团.

  「住手啊!……会被,会被人看见的啊!……啊啊,把手拿开!」

  一想到在这里,附近邻居随时都有可能会经过,有理子就感到了生不如死。
  长山故意让裤袜和内裤卷绕在有理子的脚踝,并没有取下来。不光是如此,还将后面的裙摆卷起,让没穿着内裤赤裸的双臀暴露了出来。

  有理子白皙充满了丰满弹性的双臀,妖性般的引人注目。

  「住手啊,把裙子放下来!……啊啊,放开我!……」

  因为抱着孩子的上半身被村井给抱着,所以有理子无法蹲伏到地上反抗。
  「啊啊!……」

  在自己家门前变成全裸的恐怖袭击着有理子。可是,长山得意的笑着将裙子卷起之后,就没有再继续的脱下去了。然后从口袋里沙沙作响的取出了什么东西给有理子看。

  「呵呵呵,看来还是得用这傢伙才行啊。这样做的话,太太就会变得乖一点了吧。」

  「……不,不要……只有那个,不行啊!……」

  有理子的眼神冻结住了。

  长山的手里握的是三个浣肠用的胶囊。浣肠……那对有理子来说,是比什么都还要来的可怕的事情。

  有理子感到毛骨悚然的挥甩着黑发。

  「不要,不要啊!……那种变态的事,住手啊……只有那种事不行!……」
  「呵呵呵,就是因为变态,所以才有让太太变乖的效果,不是吗?」

  「那种事情,住手啊……我,我会跟你们去打网球的!」

  「已经太迟了,太太。」

  「这样丰满的屁股当然也要炫耀一下啊,而且不浣肠的话,这边也不会告一段落喔。」

  「不,不要啊!」

  村井的手环绕到双臀,将臀丘的谷间分了开来时,有理子就扭动着腰肢的发出了悲鸣.

  「发出那样的声音的话,隔壁的邻居也会听见的喔,太太。」

  「怎么这样……啊啊……」

  有理子慌慌张张的将嘴闭上。

  有理子可以感受到被剥开来的臀丘的谷间暴露在空气之中,还有长山的视线向下滑动,在肛门的附近徘徊着。肛门像是被火灼烧,害怕般的紧缩了起来。
  「这真是无论看了多少次都会觉得可爱的屁眼啊。」

  「住手啊……在这种地方……」

  「想要早点浣肠,所以开始扭动起来了吧。」

  「不要!……啊啊,在这里,不要啊!」

  长山的指尖一触碰到肛门,有理子就发出了狼狈的声音扭起腰来。

  涂抹了润滑膏后慢慢的搓揉,无论再怎么的咬紧牙齿,有理子的声音都像是要变成了「咿!咿!」的悲鸣.

  吓了一跳的孩子,躲在有理子的怀抱中哭泣。

  「小孩在哭了喔,太太。」

  村井用粗暴的声音说.

  有理子惊吓的发抖,紧紧的咬着嘴唇。

  「啊啊,小由美……是个乖宝宝所以不能哭喔。」

  即使肛门被长山的手指搓揉着所以无法平静下来,有理子还是想尽办法的安抚着孩子。

  「被吓到了吧……已经没问题了喔,小由美。不要哭啊……」

  「呵呵呵,即使在这种状况,果然还是个母亲啊,太太。」

  长山一边搓揉着有理子的肛门,一边得意洋洋的窥视着有理子的美貌。
  有理子那女性感到羞耻嫌恶的脸,与母性的本能融合在一起的表情,让长山和村井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

  「折磨安慰着孩子的太太也很棒啊。让人忍不住的打起冷颤啊,呵呵呵。」
  「牝兽的本能和母性的本能,到底哪边会赢呢,真是有趣啊。」

  长山将浣肠胶囊顶在有理子的肛门上。因为涂上了润滑膏所以嘴管很轻易的就滑了进去。

  「啊,住手!……」

  有理子的身体紧张的变得僵硬,哆嗦的发抖。

  「怎么啦,不继续好好的安慰孩子吗?」

  「啊啊……放过我吧……只有这件事……」

  「又不是第一次了,这种话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呢,太太?」

  「…………」

  有理子安慰着孩子,咬着嘴唇摇晃着头.

  有理子的肛门完全的吞入了嘴管,紧张害怕一阵阵的颤抖。然后不时的,像是要诉说无法忍受的感觉的显示出收缩的动作。

  「呵呵呵,每次看到都会让人无法忍受啊。」

  长山一边注视有理子肛门妖美的蠕动,一边慢慢压扁浣肠胶囊的塑胶外壳。
  「啊……呜,呜喔,住手……」

  啾啾的注入的药液的刺激,使的哭泣声不由得的从紧闭的嘴里脱口而出。腰肢自动的扭动了起来,无法停止的哆嗦颤抖。

  「呜喔喔……饶了我吧……」

  有理子因为羞耻和污辱感而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忘我的想将长山的手拍走。
  小胶囊很快的被挤扁后被拔了出来,马上第二个浣肠胶囊的嘴管就被埋入有理子的肛门里.

  「啊啊,怎么这样!……可以,可以住手了吧……」

  「呵呵呵,太太就不要再啰哩啰嗦了,专心的安抚小孩就好了喔。」

  「啊,啊喔……呜呜喔……」

  有理子紧咬着嘴唇扭动着腰肢,哆嗦的发抖,挥舞着黑发。

  由美的哭声又变得更大声了。

  「啊啊,小由美……不要哭啊……」

  有理子慌张的安抚着孩子。

  「不要让小孩哭喔。不然的话,浣肠就不只是两、三个胶囊了喔。」

  村井感到有趣的对有理子嗤笑的说.

  「小由美……啊啊,没有什么好哭的喔……」

  虽然这么的说,想拼命的继续安抚孩子,可是有理子接着却「哈啊哈啊」的喘气和呻吟了起来。

  「饶了我……呜,呜喔……不要再注入了!……」

  药液像嘲笑般啾啾的注入了。有理子颈背感到一片恶寒,身体哆嗦的发抖。
  可是身体的中心却荒谬的感受到火热酥麻的感觉,从深处涌了起来。

  「呵呵呵,还没有感到满足吗,太太?」

  「呜呜……这种事情……太下流了,太疯狂了呀……」

  「屁眼好像感觉很舒服啊。好像很贪吃的把浣肠液吞了进去。」

  长山舔着舌头哧笑的说.

  浣肠胶囊又被挤扁拔出来后,第三个浣肠胶囊就被插入有理子的肛门里了。
  「啊,这种事情到底要做几次……啊,啊喔,呜呜喔……」

  「这只不过是前戏而已,太太。到了网球场之后,还会更加彻底充分的帮你做喔。」

  「像这样的浣肠胶囊,是没办法满足太太这样丰满的屁股的吧。」

  长山和村井开口大笑着。

  「呜喔,呜呜喔……」

  已经没有对那嘲讽反驳的余力了,有理子因为那啾啾的注入的感觉,紧紧的咬着嘴唇呻吟。

  ***********************************
                (3)

  好不容易用完三个浣肠胶囊之后,长山将手从有理子的双臀上抽离,村井也把卷起的裙摆放了下来。

  「呵呵呵,这样子太太就会变得乖一点了吧?」

  「那么就去网球场吧。如果途中再反抗的话就会再用胶囊浣肠喔。」

  长山和村井一边得意的笑,一边从左右捉住了有理子的手臂。

  有理子就这样牢牢的抱着孩子,「哈啊哈啊」喘气。孩子已经停止哭泣,紧抱着有理子不放。

  「来吧,太太,走快一点. 」

  「……不要……」

  有理子不由得跌跌撞撞的走着。如果不是从左右被捉住手臂的话,早就已经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着而跌坐在地上了。

  有理子的脚踝还环套着裤袜和内裤,就像是镣铐一样。被注入的药液也使的有理子的腹部咕噜咕噜的作响,便意也鼓胀了起来。

  「啊啊……放了我……这,这样子……」

  一想到要以这种姿态被带到网球场去,有理子的膝盖和高跟鞋就咖搭咖搭的像是要崩溃般的颤抖。

  紧咬着的牙齿也响起了颤抖声,有理子的腰肢也自动的扭动了起来。

  (该怎么办……啊啊,好想去厕所……)

  由於渐渐鼓起的便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的了网球场。

  「要努力夹紧屁眼喔。做不到的话,就会在马路正中央漏出来喔,太太。」
  「到我们的俱乐部大约要十五分钟,好好努力的话应该不会漏出来吧。」
  长山和村井放声大笑,开始强迫的拉着有理子走。

  「……饶,饶了我吧……啊啊,已经,已经……去厕所……」

  全身喷出了油腻的汗水,有理子用啜泣般的声音说. 还走不到两、三步就几乎站不起来,踉踉跄跄的几乎要跌倒在地。

  「求求你们……」

  至少把环绕着脚踝的内裤和裤袜拿走……有理子用泪水即将要夺框而出的眼神看着长山。

  「呵呵呵,因为你没有照我们所要求的不穿内裤啊,太太。所以罚你就用这样的姿态走吧。」

  「啊啊,怎么这样……」

  「不过今天就饶了你吧。如果不学乖的话,以后就永远不准你穿内裤喔。」
  长山哧笑的说后,蹲了下来将裤袜和内裤从有理子的脚踝一起脱了下来。
  「快点走吧。越是慢吞吞的话,就会越晚排泄的喔。」

  「当然如果在途中就漏出来的话又另当别论。不过一定会瞬间引来人潮的,呵呵呵。」

  长山和村井的手悄悄的爬进了裙子里面,黏腻的在赤裸的双臀和下腹上抚摸着。就当有理子正要开始行走时,

  「这不是有理子吗?」

  意想不到的从后面传来了声音。

  回过头来的有理子的眼里,看见了一个带着金色镜框眼镜和留着噁心小鬍子的人朝这走了过来。那是丈夫的上司濑岛部长.

  感到惊讶的不只是有理子而已。长山和村井也像是吓了一跳般的变得惊慌失措。当濑岛走的更近,发现了长山和村井的手伸入了有理子的裙子里时,就大声的喊叫了。

  「你们到底在对这位太太做些什么!」

  长山和村井一瞬间,露出了充满憎恨的表情,很快的就隐藏着脸的逃跑了。
  被留下来的有理子踉踉跄跄的崩跪在地上,在原地蹲伏了下来。一只手还紧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则是压着裙子的群裾。

  「你没事吧,有理子?」

  濑岛惊慌失措的感到身边来,扶着有理子站了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那些男人到底是谁,有理子?」

  「啊啊……呜呜,呜!……」

  有理子已经无法回答了。即使正被那令人讨厌到反胃的濑岛扶着肩膀,也没有在意的余力。刚刚因为下腹被抚摸,使的便意粗暴的鼓胀了起来,现在只能拼命的紧缩着那随时就像是要爆开来的括约肌,无法移动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被濑岛注视着的有理子的美貌,佈满了油腻的汗水,瞇着眼睛咬着嘴唇,因为袭击而来的便意全身浮起了鸡皮疙瘩。

  (啊啊,已经,不行了……不快点的话……就要,漏出来了呀……)

  有理子从濑岛手中摆脱,回到了自家的门前。用颤抖的手将大门的锁打开,嘴唇哆嗦的颤抖。

  「小由美……啊啊,做个好孩子乖乖的待在这里喔……」

  让孩子在沙发上坐下后,就急忙的奔进了厕所。

  「啊啊……」

  有理子一边纾解便意,一边悲哀的啜泣。

  从浣肠和几乎要被带去那可怕的运动俱乐部那样最糟的状态中,不知如何的逃出了魔掌。但是,偏偏是被那个濑岛所救……。

  一想起濑岛的名字就感到一阵不快,有理子是那么的讨厌濑岛.

  那样的濑岛,一想到如果让他知道被浣肠的事的话,有理子就打了个冷颤。
  虽然甩开了濑岛的手回到了家里,可是后来濑岛怎么了呢?大概还在家的门口徘徊吧?

  另一方面,也不知道长山和村井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想到这里,有理子就不得不赶紧的站了起来。

  (啊啊……要快,不逃走的话……)

  从厕所出来的有理子虽然想去浴室沖澡,将被欺负的双臀清洗乾净,可是已经没有那种时间了。

  「小由美,妈妈出来了喔,我们去外婆那里吧……」

  一边这么说一边走到客厅的有理子,突然说不出了话来。不请就自己进到家里的濑岛正得意的笑着。用像是知情的眼神,看着有理子。

  有理子不由得的避开了眼。

  「没有问题吧,有理子。刚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濑岛慢慢的靠近,带着虚伪关心的表情看着有理子的脸。

  有理子吓了一跳,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光只是被靠近,有理子的颈背就感到了一阵恶寒。

  「刚刚他们在对你做什么呢,有理子?」

  「已,已经没事了……他们什么事也没做……」

  「什么也事也没做,可是刚刚手不是伸到你的裙子里了吗,有理子?」
  「不,不是的!」

  有理子惊慌失措喊叫的否认.

  突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没穿回内裤,有理子不由得的压住了裙裾。

  「与其说那个……有,有什么事吗?」

  有理子转移了话题.

  「对了对了,呵呵呵……」

  濑岛像是想起了正事,收起脸上得意的笑容。慢慢从烟盒取出了香烟点燃。
  请快离开吧……这样的叫喊,几乎就要从有理子的喉咙里发出。但是,无论再怎样讨厌,对把自己救出危机的濑岛,有理子也无法以过度恶劣的态度对待。
  「有理子,你好像有个包裹喔。」

  濑岛从口袋里取出了个小型的邮包,拿给有理子看。

  那是每天都会寄来给有理子的包裹,里面装了一个浣肠胶囊。上面写着是给有理子专用。

  「这种东西,给有理子的……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便秘用的吗?」
  「我,我不知道!」

  有理子拼命假做冷静的叫。膝盖就要咖搭咖搭的颤抖了起来,拼命的忍耐。
  濑岛将浣肠胶囊取出后,扭开了盖子,放到鼻子前面闻了一闻。

  「这是醋啊。有理子是用醋浣肠的吗?呵呵呵。」

  「没,没这回事!……有谁会做那种事……」

  「那么这个,会是谁对有理子做出要用醋浣肠的预告吗?」

  「那种无聊的事,请不要再说了。如果还要说那种话,就请你赶快回去。」
  有理子感到极端侮辱的说.

  自己主动将别人的包裹拆开,居然有这么没礼貌的男人。像这样轻轻松松的就跑到丈夫出差中的人妻家里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用这帮有理子浣肠喔。」

  「就算你是部长,说出那种话,也是不能原谅的!」

  「刚刚也是被那两名男子浣肠了吧,呵呵呵。一回来就马上跑去厕所,无论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没,没这回事!」

  被指出了事实,脑里就像是突然的烧起了大火一样。

  想也不想的就挥出了手,在濑岛的脸上「啪!」的打了一掌。

  「回去!……请你回去!……」

  「呵呵呵,可是还有个更重要的东西喔,有理子。」

  即使被打了一掌也毫无忌惮,濑岛得意的笑着。

  「其实寄来的还有另一个包裹呢,呵呵呵。里面是个录影带,我已经放到录影机里面了喔。」

  「怎么这样……」

  有理子吓了一跳正要伸手阻止的同时,濑岛已经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始扭。
  那会是什么样的录影带,有理子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彻底的被长山等人侵犯,拍摄下来的影片。

  画面很快的就出现在电视萤幕上。首先浮起了『嘴管的牺牲品』的标题,然后以有理子穿着网球服的姿态为背景,又浮起了写着『实录?人妻?北泽有理子精选集』的副标题.

  「喔喔,这就是之前看到的录影带的续篇吗,有理子?」

  「…………」

  有理子因为这样的转变而说不出话来,嘴唇哆嗦的颤抖。

  画面从穿着网球服的有理子,变成了发出悲鸣的在森林里奔跑的画面。袭击有理子的是两名男子。有理子的网球服被脱下,胸罩也被扯了下来,内裤被撕裂的变成了裸体.

  「这个是……」

  濑岛露出过度的震惊的表情,专注的盯着萤幕。

  有理子被暴露出来的乳房,沈重波浪般的摇晃,即使拼命紧闭着大腿根部也隐藏不住的茂密耻毛,露出了鲜艳的黑色色彩艳丽的发光。

  还有有理子那没有任何观众不会感到震撼的丰满紧实的双臀。那是会令人不由得的会想抱着吸舔的壮观.

  「有理子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啊。真是令人感到耀眼……」

  完全不去在意那是强暴的影片,濑岛凝视的看着电视里有理子的身体.
  「不,不要!……请停下来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慌忙的想将录影带的开关关掉。

  画面里被侵犯的有理子的场景又改变了。可怕外型的肉棒深深贯穿了媚肉,同时嘴里也含入了一根肉棒的姿态,清楚的播映了出来。

  但是,慌忙的想要关掉录影机的有理子的手,却被濑岛握住。很快的,腰肢也被手环绕的抱住,拉近身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应该是属於北泽君的身体,居然这样同时的吞入了两个年轻男人的……」

  「不是这样……不,不是这样的!」

  有理子激烈的摇头着。

  可怕的祕密曝光,而且还被濑岛知道……这样的冲击使的有理子没有察觉到濑岛的手已经环绕着自己的腰肢了。

  「还露出那样好像很舒服的表情,如果让北泽君知道的话……」

  「不要!……啊啊!……」

  丈夫的脸孔在有理子的脑海里浮起。有理子已经没有将濑岛的手挥开,将录影机关机的力气了。膝盖和牙齿都咖搭咖搭作响的颤抖。

  绝望和恐怖,在有理子的内心里卷起了漩涡. 有理子像是认不出来般看着,画面中香汗淋漓的哭泣挣扎的自己。从喇叭传来的自己的哭声和喘息,还有那欢悦声,都使着有理子用双手遮住了耳朵,紧闭上了双眼。

  「北泽君也太不幸了啊。为了太太和孩子出差拼命的工作时,太太居然却在和两名年轻的男人这样淫乱的享乐……」

  濑岛在有理子的耳边反覆不断的这么的低语.

  然后将心不在焉的有理子的裙子,从后面慢慢的卷了起来。手滑入了裙内,在大腿和赤裸的双臀上抚摸着,可是有理子因为精神都集中在录影带上而没有察觉. 因为只是精选集的原因,所以没有多久,画面又变了。

  「喔喔!这个是……」

  发出了被吓到的声音之后,濑岛哈哈的大笑了出来。

  「咿!……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挥动起黑发。

  被播出来的,是全裸手臂捆束在身后的有理子,丰满的双臀被插入了一支大型的玻璃筒,正在被浣肠的画面。

  「这次是浣肠吗?这录影带也好,刚刚的浣肠胶囊也好,有理子果然是喜欢浣肠的啊。」

  濑岛一边这么说,一边将在裙子里抚摸着有理子双臀的手,往从臀丘的谷间暴露出来的肛门摸去。此时有理子才好不容易的回神了过来。

  「不要,不要啊!……住手!」

  拼命的挥开了濑岛的手,有理子将录影机的插头拔了起来。

  画面「沙」的变得一片漆黑。

  ***********************************
                (4)

  有理子抱起了孩子,背向变暗的电视萤幕,面向着濑岛. 膝盖咖搭咖搭的颤抖,身体也发着抖,紧咬着的嘴唇也控制不住的抖动。

  「……到,到底打算要怎么做?……」

  有理子用发抖的声音说,拼命控制几乎就要「哇!」的哭了出来的心情。
  「呵呵呵,这件事该不该让北泽君知道呢,真是为难啊,太太。」

  濑岛吐出了一口烟,满意的笑着说.

  「……不,不要对我丈夫说……那种事情不能让他知道……」

  「说的也是呢。在丈夫的背后含着了两个年轻男人的肉棒,被浣肠的事情,如果被那样认真个性的北泽君知道的话,有理子就完了呢,呵呵呵。」

  「啊啊……不行那样做……」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

  虽然从濑岛的视线和话中感到了淫乱的感觉,有理子除了颈背感到了一阵恶寒,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也不想破坏有理子幸福美满的家庭呢,真是困扰啊。该怎么做呢……」
  濑岛一边假装无辜,一边用野兽监视猎物的眼神看着有理子。那是将女人只当做是肉体来看待的可怕冰冷的眼神。

  「呵呵呵,太太最好考虑一下接下来讲的话的态度。你应该也清楚我的想法吧。要怎么做呢,有理子?」

  「…………」

  有理子紧咬的嘴唇哆嗦的颤抖着,一下子发不出声音来。

  果然是这样。这濑岛要的也是自己的身体. 利用他人的弱点,强迫部下的妻子与自己发生关系,居然有这么卑鄙的男人。

  与濑岛发生关系,有理子光只是考虑就打起了冷颤。如果要那样做的话,还不如被长山和村井玩弄。

  「我也看得出来有理子很讨厌我的事喔,呵呵呵。可是如果要我不完全的对北泽君透漏的话,那就要好好的考虑你的回答喔。」

  「……太卑鄙了……你,你这种人……怎么会这么卑鄙……」

  「我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得到手,无论是工作或是女人都要顺我的心意才行啊。」

  濑岛这么说后大声的笑了起来。

  对濑岛的身里上的嫌恶感使的有理子的颈背感到了一阵恶寒。

  「有谁会跟你……我绝对不要!……向你这种利用别人弱点的卑鄙小人,我最讨厌了!」

  有理子不由得的说出了内心的话。那美丽的容貌上浮起了厌恶的表情,就像是一接近就会咬人的样子。

  「喔,所以我全部都跟北泽君说的话也没关系了吗,太太。」

  「不,不要!……不过,与其照着你说的话去做,我还宁愿去死!」

  「留下孩子死去吗,太太。那样小由美就太可怜了啊。」

  「…………」

  有理子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濑岛继续不慌不忙的说.

  「就放弃吧,有理子。呵呵呵,刚好手边有醋做的浣肠胶囊,那首先就从浣肠开始做吧?」

  濑岛一边展示着之前的浣肠胶囊,一边慢慢的靠近有理子。金框眼镜的深处发出了闪烁的目光,显眼的鬍子微微的抖动。

  「来吧,把裙子卷起来,让我看看那没穿内裤的屁股吧,有理子。」

  「不要!不要过来!……有谁会愿意做那种事……绝对不要!」

  有理子像是要呕吐般的大喊。

  濑岛和长山等人一样都是变态. 光只是这样身里上的嫌恶,就使的有理子像是要发狂了一样。

  「不,不要过来!……不知廉耻,这种事情也……我不会原谅你的!……回去,请快点离开我家!」

  「回去的话,事情对有理子来说就会变得很困惑了喔,呵呵呵。全都对北泽君讲的话……」

  「如果你要说的话就说好了……与其变成你的玩物,我还宁愿……」

  除了这么说之外,有理子并没有其他逃离濑岛的方法。

  如果一有逃跑的动作,濑岛就会威胁马上打电话给丈夫……。一想到这里,有理子就感到了生不如死的心情。不过为了尽量的表现出坚强的一面,有理子只能拼命瞪着濑岛.

  「有这么讨厌我吗,呵呵呵。宁愿像在录影带里面一样的含着两个男人,被他们浣肠,也不愿意接受我吗?」

  濑岛苦笑着,停下了走向有理子的步伐。

  「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有理子。无论你再怎么反抗,那屁股会变成我的东西这件事,已经被决定了喔。」

  「不要!像你这样的人,我宁愿去死也不要!」

  「真是顽固的太太啊。不过那样子的厌恶,只会让我觉得更加的忍不住喔。
  有理子越讨厌我的话,就会变得越有浣肠的价值啊,呵呵呵。」

  「回去!……请赶快回去!」

  「哎呀,看来真的是很讨厌呢。」

  濑岛又苦笑了起来。

  然后就出乎意料之外的转身离开了。从玄关发出了关门的声音。

  「啊啊……」

  踉踉跄跄在原地蹲伏了下来的有理子,就这样抱着孩子低声啜泣。离开了的濑岛可能会打电话给丈夫,将所有的事情跟丈夫说的恐怖,急速的鼓胀了起来。
  (亲,亲爱的……)

  拼命想要隐藏的事就要被丈夫知道了……恐怖和绝望的暗云卷起了漆黑的漩涡,有理子的哭声也变得大声了。连被吓到的孩子也焦躁的哭了出来。

  「啊啊,对不起,小由美……拖了这么久,我们一起去外公外婆那里吧。」
  有理子擦着眼泪这么的说,抱着孩子站了起来。

  现在只一心的想要先逃回娘家。像是准备好了的在有理子的面前,简直就像是取代了濑岛般的长岛、村井还有拿着摄影机的津崎等三人出现了。

  「咿!……不要啊!……」

  反射般想要逃跑的有理子,瞬间就被长山和村井捉住了。

  「又想逃跑了吗,太太。你要这样做的话,看来果然还是要有个人质才行,真是太糟糕了啊。」

  这么说的村井从有理子的手里将由美抢走后带走了。

  「啊啊,小由美!……不要,把孩子还给我!由美!……」

  「哎呀,太太想去哪呢?」

  捉住了想要在后面追回孩子的有理子,长山抱住了纤细的腰肢将有理子抱近了身边。

  「小,小由美!……」

  「妈妈,妈妈。」

  孩子在村井的怀抱中像是着火般的哭了起来。但是,那哭泣声随着村井的离开,很快的就听不见了。

  一定又被带去运动俱乐部的托儿所去了。

  「刚刚很遗憾的被人打断了呢,呵呵呵。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会就那样的放过你了吧,太太?」

  长山牢牢的抱着有理子的腰肢,在耳边嘲讽的笑。

  「啊啊,小由美……」

  「呵呵呵,小鬼会阻碍到我们享乐的时间啊,所以会一直当人质到结束为止喔。」

  「怎么这样……不要啊!放手!……」

  有理子一边哭泣一边扭动身体,但还是无法从长山坚固的怀抱中挣脱。
  另一只手在此时已经伸向了有理子的短衫,将扭扣解了开来,拉开了前襟,瞬间的脱了下来。

  「不要!……啊啊!不要啊……」

  「不要什么啊,呵呵呵。快,赶快变成全裸的吧,太太。」

  「不要啊!……住手!不要脱我衣服!……」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哭泣。

  像是嘲笑那反应一样的,胸罩被扯了下来,让丰满的乳房弹了出来。乳房被一把捉住搓揉时,裙子的钩子也被解开,拉炼也被拉了下来。

  「啊啊!……不要啊……」

  裙子从有理子扭动的腰肢滑了下来,在脚边堆成了一圈。没有穿着内裤的有理子已经变得一丝不挂的全裸了。

  缩起了上半身像是想要隐藏着裸体的有理子,双手被扭转到背后,手腕交叉的迅速的被绳子束缚住。丰满的乳房也从上下,被绳子紧紧环绕般的绞挤住了。
  然后,束缚着双手的绳尾被绕过了和室门上的横樑,将有理子做出踮着脚上半身向前倾倒的姿势,从背后由双手手腕吊了起来。踮起的双脚的脚踝也被左右各自被捆住,大大的拉了开来。

  「啊啊,这种样子……不,不要……」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呻吟着,发出了哭泣声。

  因背后的双手手腕被吊了起来,向前倾倒的上半身无法挺起,朝后的双臀也顶了起来。

  这样就无法避开从后方来的窥视。有理子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喷出了汗水。身体的颤抖,完全无法控制。

  「呵呵呵,这样就准备好了。无论是肉屄或是屁眼都从后面分开了啊。」
  长山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拍了一掌。津崎也绕到背后,用摄影机仔细的拍摄.
  「啊啊……你们要做什么……」

  害怕的有理子的声音颤抖着。

  长山只是嘲讽的笑,并没回答。在有理子往后突起的双臀上,啪啪的拍打。
  「真是完美的屁股啊。那个叫濑岛的部长会这么的着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看到这对屁股,无论是什么傢伙看到都会变得疯狂的啊,呵呵呵。我们也不应该这样的独佔下去啊。」

  「差不多也该尽快的让太太接客了吧。如果第一个客人就是那位部长的话,一定会很有趣的吧。」

  长山和津崎对有理子嘲讽,哈哈的大笑。

  「不要,怎么这样!……只有那个人不行,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挥甩着黑发,扭动着突起的双臀。

  这些男人真的会让自己对濑岛接客吧……。

  有理子害怕的从身体最深处无法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饶了我吧!只有那个人不行……啊啊求求你们!」

  「呵呵呵,那么讨厌那个部长吗,太太?厌恶到这样的地步?」

  「啊啊……放过我吧……」

  有理子对后面的长山和津崎,哭泣的不停的哀求。

  「求,求求你们……无论要怎么对我都可以,只有那个人不行!……」
  为了逃离濑岛,有理子只能这么说. 长山和津崎互看了一眼,得意的笑了。
  「嘿嘿嘿,无论什么事都愿意吗,太太?自己主动的要求被激烈的浣肠也做的到吗?」

  「那,那样子……」

  「怎么,不是说什么都做的到吗?这样的话,果然还是叫那个部长来吧。」
  「不要!」

  有理子发出了沙哑的声音哭叫着。然后察觉了长山的手伸向了电话,全身冻结了起来。

  「住,住手!」

  「呵呵呵,如果知道可以侵犯憧憬的太太的话,那个部长一定会高兴的流下了口水的吧。他的电话号码是……」

  「不要啊!……只有那样不行!……」

  有理子哭喊着。无论再怎么的反抗,可是结果还是得被迫照着男人们所说的做的绝望感,笼罩着有理子。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中要被那下流的濑岛欺负,被他贯穿,有理子就无法忍受那生理上的厌恶感。

  「不要,那个人的话我宁愿死也不要!……啊啊,不要打电话……我,我会照你们的话做的啊……」

  「所以会自己的请求我们给你痛苦的浣肠吗,太太?」

  有理子忘我的摇摇晃晃的点了点头. 那会是多么令人作呕令人感到耻辱的事情,有理子已经没有深思的余力了。

  「不是骗我们的吧,太太?」

  「是不是骗人很快就知道了,呵呵呵。那么今天就决定先来浣肠责罚吧。」
  长山和津崎这么的说后哈哈的大笑了。

  长山将电话放回,注视着有理子的脸。

  「要用什么方式的浣肠比较好,就由我来教你一些我对牝兽的心得吧。」
  靠近了有理子的耳旁,开始低声的说着什么.

  「啊啊,那样子……」

  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到颈子变得一片火红,微弱摇晃着头. 嘴唇哆嗦的发抖,紧紧的咬住嘴唇。

  「……那种……那种事情,我说不出来啊……」

  「不说的话,那就让那位部长来抱着你喔,太太,呵呵呵。」

  「啊啊……」

  有理子左右大大张开的膝盖软弱无力的,赤裸的身体哆嗦的发抖。

  津崎手拿着摄影机,转到了有理子脸孔的方向,要将有理子自己要求浣肠的那一幕给拍摄下来。

  长山捉住了有理子的黑发将头抬了起来,对准了摄影机的镜头.

  「那么,就开始吧,太太。变成一头牝兽,努力性感的来求我们喔。」
  然后「啪!」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打了一掌。

  ***********************************
                (5)

  要看起来喜欢,自己积极请求被令人作呕的浣肠,有理子一这样的想就几乎要昏倒。眼前发出可怕的光芒,慢慢移动的摄影机镜头,使的有理子无法停止的哆嗦发抖。

  那种可怕的事情,要自己主动的……。

  虽然在自已的内心不断这样的叫喊,可是有理子一心的想要逃离濑岛,张开了哆嗦颤抖的嘴。

  「……求,求求你们……」

  有理子的声音颤抖,无法继续的说出话来。

  「怎么啦,太太?」

  长山低沈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理子并不被允许这样的沉默。鼓起萎缩了起来的力气,有理子继续的说.
  「……有,有理子……请,请给有理子浣肠……」

  有理子一边用低声啜泣几乎听不见得声音说,一边身体喷出了豆大的汗珠。
  长山得意洋洋带着坏意的看着有理子。

  「呵呵呵,有着这么一副漂亮的脸孔,可是却想要被浣肠吗,太太?」
  「……是,是的,请,请帮有理子浣肠……求求你们,请用浣肠来欺负有理子吧……」

  有理子像是要表现出那不是自己真心话的微弱摇晃着头,被强迫的说出被要求的台词.

  「浣肠的话,刚刚不是已经用过三个浣肠胶囊了吗,太太?」

  「……那,那样小的,完全不够啊……还要,更多的被浣肠……啊啊……」
  「喔喔,还想要更多啊,呵呵呵,真的那么的喜欢浣肠啊,太太?」

  长山故意嘲讽的笑着说. 然后恶意的继续追问。

  「那么把量给增加一点可以吗。太太?」

  「啊啊……还要,还要更痛苦的……有理子,想要被痛苦的浣肠……」
  「痛苦的,是怎么一回事啊?」

  「…………」

  有理子说不出来接下来的台词,左右的摇晃着头.

  「饶了我吧……」

  「把部长请来也没问题吗,太太。我很快就可以打电话找他喔。」

  「那样子……啊啊……」

  有理子如今已经萎缩的力气,因为一想到下流的濑岛的事又突然的复苏了。
  「痛苦的浣肠……用醋……」

  「太惊人了啊。太太居然会想要被用醋来浣肠吗?你确定吗,用醋的话会很痛苦的喔。」

  「……用痛苦的醋的浣肠……让有理子哭泣……彻底的欺负……」

  有理子一边哭一边的说.

  被强迫的将这种事情说出口的羞耻和屈辱,使的有理子全身的血液就像是逆流了起来。

  「我们是很清楚太太想要被浣肠折磨。可是,这样好吗,你丈夫怎么办?」
  「不要,不要说我丈夫的事了……啊啊,谁都可以……请,请帮……有理子浣肠吧……」

  「谁都可以吗,呵呵呵。」

  「啊啊……」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

  被强迫要求说出的台词,全部的说完了。马上就要被令人作呕的浣肠,受到令人想死般的污辱。有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的心情。

  但是,有理子到目前,都还不知道用醋浣肠到底有多么的痛苦。

  然后,还有什么更恐怖的事情正在等待着,有理子也完全不知道。

  「呵呵呵,听到了吧。太太说了想要被痛苦的浣肠呢。」

  长山不知为何,往旁边应该是什么人也没有的房间这么的说.

  有理子吓了一跳。在那方向到底有什么人。难不成……才这么的想,有理子的颈背就打起了冷颤僵硬起来。

  「呵呵呵。」

  听到那熟悉的低沈笑声,有理子就几乎要翻起了白眼,因为恐惧而全身哆嗦的颤抖。

  「是太太最讨厌的濑岛部长喔。呵呵呵,濑岛先生也是我们俱乐部的专务,是我们的老大喔。」

  「…………」

  果然是濑岛……有理子不知该说些什么,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引诱太太到我们那边打网球,然后由我们侵犯太太拍下录影带抓住弱点.我只不过是照指示进行而已,呵呵呵。这些全都是老大的计画喔。」

  「……不要……不要啊!」

  惊叫从有理子的喉咙里喷了出来。内心里感受到了身体中的血液逆流,以及就像是要从全身的毛孔喷出的恐怖。被那下流的濑岛看见了自己全裸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双臀向后突起,可以被任意玩弄的姿态,

  「不,不要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呀!」

  「呵呵呵,我说过,你那丰满的身体一定会变成属於我的吧,有理子。」
  带着金框眼镜和留着显眼鬍子的濑岛,得意洋洋的从和室门的阴影中出现.然后收起了可以说是高兴的表情,舔着舌头.

  「咿咿!……不要过来!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反射的挣扎着想要逃跑。

  可是却因为被绳子扎实的捆绑着,不光只是逃跑,连隐藏肌肤都无法办到。
  「被绑成了这么棒的姿势啊,有理子。还那样的把屁股给突起。」

  「不,不要靠过来……不要看!」

  「呵呵呵,这身体实际上,比录影带里的看起来还要更加的令人讚叹啊。这肉体实在是太棒了。所以才会被我看上啊。」

  濑岛像是看着耀眼的物体,瞇着眼睛的注视着有理子白皙的裸体.

  外型美好丰满就像是要滴出母乳的乳房,平坦的腹部和纤细的腰肢,还有满溢出人妻丰满曲线的双臀和大腿,就连濑岛也被那样的官能味给震撼住了。还有那白皙毫无瑕疵的肌肤,与在大腿根部茂密乌黑的耻毛形成了艳丽的对比。
  「呵呵呵……」

  濑岛不断舔着舌头,专注的凝视,很快就将目光集中在有理子的双臀上。
  有理子那震撼了在场所有观者的臀肉被吊了起来,丰满肿起的双臀中形成了肉谷的深渊,令人忍不住的想要抓住吸吮。

  「真是美丽的屁股啊,有理子。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有理子才会变得想要被浣肠吗?呵呵呵。」

  「不要!……」

  「因为想要被浣肠,所以才这样的把屁股突起的吧。那就如有理子所愿,来彻底痛苦的浣肠吧。」

  「不要啊!……那种事情,我不要!……只有你不行的啊!」

  「想要浣肠,无论是谁都可以,刚刚不是才这么的说过吗?」

  濑岛得意的笑着,在有理子的双臀上黏呼呼的抚摸。

  咿咿!……有理子就像是被火钳触碰到了一样,发出了尖叫的悲鸣激烈的弯扭着腰肢。一瞬间恶寒在颈背中奔走。就要被反胃般讨厌的濑岛浣肠了。打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设计要让濑岛浣肠,就连刚刚从嘴里说出的羞辱台词,也是对着隐身在门后的濑岛说的。

  「住手!……把手拿开!」

  「真是漂亮的屁股啊,呵呵呵。第一次见到有理子的时候,就一直不断的想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帮你浣肠呢。」

  「不要,不要!……只有你是绝对不行的!只有你……」

  有理子发出悲鸣,狂乱般的抗拒。

  「救救我啊!……要折磨我的话,就由你们!……只要不是濑岛部长怎么都好,啊啊,我绝对不要啊!」

  即使知道没用,有理子也这样的对长山求救。

  「还没完全的理解吗?我们会袭击太太,用各式各样的方法疼爱你,这都是老大的命令喔。」

  长山轻蔑的笑着说. 然后转向了濑岛,

  「不过话说回来,老大,这位太太还真的是很讨厌你啊,嘿嘿嘿。」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调教这屁股的需要啊,呵呵呵。长山,帮我把太太的屁眼给暴露出来吧。」

  「好的。」

  长山满意的低头答应,朝有理子的双臀身出了手。

  「啊,怎么这样……不要啊!……」

  像是嘲讽有理子所发出的悲鸣,几乎要将指尖吞入臀肉的臀丘的谷间往左右的被分开,直到最底部的部分被暴露了出来。

  「怎样,老大,看见了吗?」

  「呵呵呵,看的很清楚喔,北泽有理子的屁眼啊。」

  濑岛在有理子的双臀前蹲了下来,专注的凝视。

  在被拨开露出来的谷底,有理子被瞄准的肛门可怜的缩了起来。一阵一阵像是感到恐惧般的,又更近一步的紧缩了起来。

  「住手!……不,不要看,不要!……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忘我的放声大哭。

  「毫无疑问的肛门处女啊,呵呵呵。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见过无数女人的肛门了,有理子,都还没有见过像这样子的啊。」

  「不要……不要啊!……」

  「不愧是有理子,这是多么令人讚叹的屁眼啊。就连北泽君也没欺负过,这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喔。」

  为了能够更仔细的窥视和观察,濑岛伸出了手用指尖触碰了有理子的肛门.
  指尖描绘着圆圈般的慢慢的搓揉。害怕的无法移动的有理子的肛门,像是喘息般的抽搐,粘膜互相的沾粘了起来。

  「啊啊,那种地方,讨厌……啊,啊啊……讨厌啊!……」

  有理子发出了颤栗般的悲鸣,摇甩着黑发。因为是被打从生理上感到厌恶的濑岛欺负肛门,所感受到的噁心程度更是被长山欺负时所完全无法比较的。从被搓揉的肛门一直到脑顶,恶寒不停奔走。

  「住手,不要碰了!……把,把手指拿开!」

  「呵呵呵,比起被手指欺负,这样做的话会比较好吧。」

  这么的说后,濑岛就嘟起了嘴,将脸埋入了有理子的臀肉。噗啾的吸着有理子的肛门.

  「咿咿!……」

  有理子像是失魂般的惊叫,腰肢像是触电般的颤抖摇晃。双膝也像是完全失去了力量。

  「住手!……那样,那样的事……不要,不要啊!……」

  令人作呕的排泄器官被嘴吸住这种事,有理子完全无法相信。

  濑岛的嘴发出了啾啾的声音在有理子的肛门上吸着,伸出了舌头舔着,然后将卷起的舌尖像是要插入般的压着。

  「呵呵呵,太太,老大最喜欢女人的肛门了。如果不是那么的迷恋的话,是不会像这样的舔喔。像这样一开始就被吸舔,就是感到迷恋的证据喔。」

  长山恶意的对有理子低声的说.

  「被老大迷恋上,对女人来说就是入了地狱喔,呵呵呵。早点觉悟吧。你会后悔为什么要生有这么美丽的屁股的。」

  那样的低语,有理子已经听不进去了。被濑岛舔舐着排泄器官的有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悲鸣从嘴里蹦了出来。

  「咿!……不要啊!……咿!咿咿!……」

  扭动着腰肢摇晃着乳房,挥甩着黑发,有理子在濑岛的舌头和嘴唇下变成了跳舞的人偶。

  拼命缩紧的肛门,无法忍受被濑岛舌头搓揉的感觉. 一阵阵的抽搐后,又不时的放松了下来,却又马上惊慌失措的缩紧. 就这样不知多少次的重複着,每次的间隔都变得越来越短。

  「住手!……咿!咿!已经,已经,不要了呀!」

  「嘿嘿嘿,接下来要接受痛苦的浣肠,光只是这样舔一下就讨厌成这样该怎么办呢,有理子。」

  长山嘲讽的笑着说.

  「饶了我吧!……只有这个人不行,不要,不要啊!……救救我啊……」
  「就算不愿意今天老大也会给太太浣肠的,这是之前就决定好的。呵呵呵,不光只是浣肠,还会对屁眼做很多各式各样痛苦的事情呢。」

  「不要,那种事情!……无论怎样都好,只有这人不行……放了我吧!」
  「嘿嘿嘿,你以为老大为什么要派太太的先生出差呢?」

  恐怖和绝望,在有理子的内心里更加的膨胀了起来。

  「嘿嘿嘿,太太在这五天内,无论白天或晚上都会被老大折磨屁眼。讲到折磨女人的屁眼啊,我们老大可是专业的喔。」

  「……你,你们这群禽兽……不要啊!」

  透过了哆嗦颤抖的嘴唇,惊叫从有理子的喉咙中撕扯了出来。

  在这段期间,濑岛的嘴就像是只水蛭一样,一直不肯离开的吸着有理子的肛门. 有理子的悲鸣和哭声急速的失去了力量软弱了下来。

  「……救救我啊……」

  如今因为几乎失去了力量,有理子只是低声啜泣,无力的摇晃着头.

  然后离开前往托儿所的村井也回来了。

  「嘿嘿嘿,要做了吗,老大。」

  村井这么得意的说,拿着两瓶一公升的醋给濑岛看。

  ***********************************
                (6)

  濑岛好不容易的从有理子的肛门上松了嘴,意犹未尽的舔着舌头.

  有理子被吸舔了长达十五、六分钟的肛门,已经被按摩的开始膨胀的肿了起来。黏答答濡湿的肛门粘膜,柔软融化般一阵阵喘气般的抽搐。以赖岛为中心,长山和村井也得意的笑着的注视着那里.

  「呵呵呵,终於要开始正式的调教太太的肛门了。在你丈夫出差的这五天之间,太太的身体会变的连屁眼都可以用来娱乐男人喔。」

  「因为老大会把各式各样的东西插入太太的屁眼里,一点一点的开拓,会彻底的调教你的喔,呵呵呵。」

  这么的说的长山和村井的声音兴奋的上扬. 津崎也变得入迷的用摄影机拍摄着有理子的肛门.

  「呵呵呵,不要一开始就这样的恐吓有理子。要慢慢来才有趣啊。」

  濑岛的声音也稍微兴奋的上扬.

  「首先就照有理子所想要的来浣肠吧。醋也带来了吧?」

  「不,不行那样啊……」

  有理子发出了恐惧的声音。

  濑岛让长山和村井帮忙,开始了浣肠责刑的准备。

  长山像是要让有理子目睹着,在眼前并排着又长又粗的浣肠器、便器、棉棒和纱布等工具,村井则是将一公升的醋倒入洗脸盆里与甘油原液混和在一起。
  濑岛拿起了粗长的玻璃注射型浣肠器,从洗脸盆里慢慢的吸取了醋和甘油的混合液。玻璃发出了「叽!」的可怕声音。玻璃筒满满吸取了五百CC的液体.
  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失去了血色的扭曲着,紧咬着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有理子美丽的眼瞳也向上翻起。

  不要……虽然想要低声啜泣的这么的说,

  「住手啊!我不要被你做那种事情……绝对不要啊!」

  可是有理子却忍不住的这样的惊叫。

  「又再说那种话了吗,太太?快,向刚刚那样的对老大请求吧。」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如果要被你做那种事的话,我还宁愿去死啊……」

  「你是不会留下小鬼一人去死的,嘿嘿嘿。就是因为想到这点所以才把小鬼抓来当人质啊。」

  「你们这群禽兽!」

  长山和村井高声的大笑,从左右伸出手将有理子臀丘的谷间拨开,让肛门暴露出来,准备好的等待着濑岛.

  「哭声很悦耳啊,有理子。已经高兴的哭了吗,有理子?」

  手里拿着完全装满了药液的浣肠器,濑岛高兴的舔着嘴边的鬍子,再度的在有理子的双臀前蹲了下来。

  有理子被暴露出来的的肛门还是肿胀着,一阵阵的抽搐。那对濑岛来说,看起来就像是想要紧紧咬着嘴管的喘息。

  「这是第一次用醋浣肠吧,有理子。要仔细的品嚐这滋味喔。」

  「住手!……那种事情,住手啊!……只有你不行啊!」

  冰冷嘴管的前端触碰到肛门的感觉,使的有理子的双臀惊吓的变得僵硬。
  「啊啊!……不要啊!啊啊!……」

  嘴管的前端刺了下去,慢慢的钻入了肛门,接着被拔起后又再次的沈入。这样多次的重複,从有理子的嘴里绞挤出了悲鸣和哭泣声。

  「怎么样啊,有理子,被那样的讨厌的我浣肠的感觉如何,呵呵呵。」
  「啊,啊啊!……不要……你这禽兽!」

  「北泽君五天后出差回来时,你还会说同样的话吗,呵呵呵。请尽可能的讨厌,厌恶我吧。如果太早就屈服的话,就不好玩了喔,有理子。」

  「谁……谁会向你这样的人屈服的!……你是不是头脑有问题了!」

  光是集起了全身力量这样的叫喊,就使有理子感到了窒息般反胃的呕吐感。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越来越有对有理子浣肠的意义啊。」

  深深的嘴管突刺,濑岛的掌心瞬间佈满了汗水。因为激昂嗜虐的欲情而使的手心都湿透了。

  「因为醋很激烈,所以要好好的夹紧屁眼,可不要到一半就漏出来了啊。」
  「什么,像这样美好的屁股,应该是忍耐的住的吧,太太。如果中途漏出来的话可是会受到老大的处罚的喔。」

  村井和长山也手心佈满了汗水,更近一步将有理子臀丘的谷间给拨了开来。
  玻璃「叽!」的作响,粗长的帮浦开始被压了下去。醋和甘油的混和液咕噜咕噜的从有理子的肛门被注入了。

  「咿咿!……啊,啊喔……不要啊!……」

  有理子绞紧了喉咙,疼痛的紧咬着嘴唇。

  「这,这样的!……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变得激烈的混乱.

  与到此为止只用甘油的浣肠完全不同。不光只是因为又苦又重的压迫感使的便意渐渐的鼓胀了起来,才刚被注入的醋就给肛门的粘膜和直肠带来了像是要被火辣辣撕裂的刺激。很快的便意就粗暴的膨胀了起来。

  「啊,呜喔喔……不要再近来了!……」

  「呵呵呵,醋怎么样啊,有理子。受不了了吧?」

  「呜喔……住手……呜呜喔,好痛苦,太痛苦了呀!……」

  有理子的身体无法控制的哆嗦的发抖,瞬间冒出了油腻的汗水。

  像玉珠般的汗水啪搭趴搭的落下,顺着大腿往下滴流。

  「太痛苦了吗,那样就好。有理子就是适合用痛苦的浣肠,呵呵呵。那么,四十……五十……六十……」

  濑岛一边压着帮浦,一边故意的读着玻璃筒的刻数。不光只是渐渐的注入,而是以十CC为区隔,断断续续的注入。

  「啊,啊啊!不要……做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有趣的……啊啊!呜喔……」
  「呵呵呵,要让有理子变成没有浣肠就活不下去的身体喔。总有一天会只要看到浣肠器,肉屄就会变得湿淋淋的发情的。」

  「你,你疯了……变,变态……呜,呜喔……好,好痛苦!」

  「真棒的表情啊。有理子被浣肠时的表情,真想让北泽君好好的看看啊。」
  帮浦断断续续的被压下,濑岛嘲笑的说.

  「不愧是老大啊。太太被浣肠时的表情,是到此为止所见最性感的一次啊。
  而且好像连身体都发出了性感的气味了。」

  用摄影机拍摄的津崎,用呻吟般的声音这么的说.

  「果然对太太就是要用痛苦的浣肠. 而且还要被讨厌的男人来做。」
  「不过,也是要靠老大的功力才做的到啊,嘿嘿嘿。真是诱人啊,连屁眼都在抽搐了。」

  专注的窥视着的长山和村井舔着舌头,发出了满溢出欲情的笑声。有理子一直到刚刚都还赤红的美丽容貌,现在已经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身体的哆嗦颤抖也变得更加的激烈。

  「呜呜喔,好痛苦……再,再这样下去……」

  「呵呵呵,要好好的吞下去,有理子。快,两百三十……四十……五十……
  刚好一半了喔。」

  「……已经,已经,不行了!……呜,呜呜……不要,不要再进来了……」
  「还早还早,要五百CC一滴不剩的吞进去喔,呵呵呵。这样美好的屁股,五百CC应该是很轻松的。来吧,两百八十……九十……三百……」

  「……要,要漏出来了呀……呜呜喔……」

  有理子为了勉强能够压抑住奔驰着的猛烈便意,已经无法好好的发出声音,呼吸了。

  身体因为油腻的汗水黏答答的发光,哆嗦颤抖的双臀曲扭着,膝盖多次就要踉跄的崩倒。

  「不要再进来了!……啊啊,已,已经!……不行!让我去厕所!……」
  好像终於就要忍不住了,有理子使劲了力气绞出了沙哑的哭泣声。

  「刚好三百八十CC,第一次用醋浣肠就可以到这地步的,也就只有有理子而已喔,呵呵呵。把剩下的一百二十CC吞进去吧。」

  「不要!……忍不住了……让我去厕所吧……」

  「全部吞下去后,就在这边拉出来吧。有理子的屁眼会用什么的方式张开,用什么样的方式拉出来,终於可以不用透过录影带就可以目睹了。」

  这么的说后,濑岛就一口气将粗长的帮浦压到了底,将剩余的一百二十CC全部注入。

  「啊,咿咿!……咿咿咿……」

  有理子绞紧了喉咙,佈满了汗水的裸体激烈的痉挛着。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在那黑暗当中只剩下了因为到达了极限的便意的痛苦而散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