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人妻强制】(07)作者:popo_fly
【人妻强制】(07)作者:popo_fly
字数:7053


                            第七章

  我坐在咖啡厅的座位里喝著一杯橙汁,而我的对面是紫倩,她正一面微笑著用吸管搅拌著卡布奇诺,一面朝我扑闪著大眼睛。

  「叫我出来就是坐在这里喝咖啡。」我无聊的问到。

  「噢~那你准备好和我逛商场了么,上次你和香筠姐逛了好久,这次该陪我了吧。我要好好的买几件衣服啦。」紫倩微笑著准確命中了我的命门。

  「这个,我觉得这里的橙汁还有咖啡都还是很不错的。」 

  「哈哈,」紫倩眯缝著眼睛笑起来。「这里的最高层是个会所,里面有很多漂亮妞,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不好!」我立刻说道。但是紫倩已经站起来,伸出手拉著我往外走。我只能无可奈何的跟著她。

  在商场的一角有一个单独的不起眼的电梯,不寻常的是这里竟然有个男服务员专门看电梯。看到我和紫倩走过来,就转过身来表情还蛮期待的看著我俩。
  紫倩朝他晃了晃手里的一张卡,这个服务员脸上立刻露出谦卑的笑容,一面不停的朝紫倩点头哈腰,一面去按电梯。电梯从地下车库升上来,叮的一声打开门。

  「我忘了拿一样东西,你先上去噢。」说著,紫倩便把我推进去,然后朝我招招手,笑著转身离开。

  脑袋里忽的掠过又要被耍的残念。

  「叮~」电梯门关闭,电梯毫无察觉的启动,带著我向上升去。 

  不过电梯里並非只有我一人,在后方的角落里,站著一位气质美女,瓜子脸蛋粉嫩水灵,一双秀目中泛著冷冷的光芒,乌黑髮丝波浪般盘旋而下,遮掩著脖颈和胸前白皙的肌肤。身材苗条標致,在一套做功精致的OL职场装紧致的包裹下,將女性玲瓏凹凸的体型完美而含蓄的展示出来。

    只不过这个女人的气场有点太强,整个人散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感。她默默地站在电梯角落里,像是嫌弃整个世界除了她自己都是如此骯脏。 

  我的嘴角牵出一丝淡淡笑意,果然有美女啊,电梯里就遇到一个。缘分哦,如果电梯能坏掉就好了,我胡思乱想著。 

  电梯叮的一声摇晃了一下,然后停下来,不过有些出人意料的是,等待了几秒钟电梯门也没有打开。

  我扫了一眼显示的楼层,19,距离顶层还很远。难道真的坏了?我有点哭笑不得。

  我微微侧头瞟了角落里的女人一眼,那女人仍然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但是看的出来对这样的特殊情况,她也有些在意。

  我手去摘电梯的应急电话。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连静电的丝丝声都没有,我等了一会无奈的掛上电话。掏出手机,没信號。这电梯地密封性能还真好。
  我敲打著电梯,砰砰碰,砰砰碰,声音回荡著,不过半点没有回音。

  过了一会儿,我累了,停了下来。瞟了一眼,那女人似乎也焦急起来。有些不安的用手捏揉著衣角。

  扑~电梯里的灯光突然灭掉。 

  「啊~」我和那女人都忍不住叫起来。 

  真丟人,我控制好情绪,无奈的掏出手机,淡淡的光芒驱走眼前的黑暗,对面女人的手机也亮起来,电梯里恢復了些昏暗的光芒。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我喃喃自语。

  「把你的手机关掉吧,留点电。」我想了想对那女人说到。

  对面不时晃动一下的手机光芒突然静止了,僵持了十几秒钟,然后消失了,想必那个女子对要服从我感到不满,不过看来也不想多做纠缠。 

  不过这点光实在也没什么用,过了几分钟,我乾脆把手机先关上。电梯里一片漆黑。

  「我看还要好一阵子,还是先坐一坐保存点体力吧!」我说道,然后坐下来。够了一会,听见窸窸窣窣地声音,想必那个女人也坐下来。 

  她就坐在那里,这里很黑,什么也看不见。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臂,向著女人的方向挥舞。现在哪怕手就在那个美女的胸前,她也不知道吧。我恶意的想,不由的向著女人的方向做出更恶意的龙爪挤奶手的手势。想像著如何蹂躪那个女人的胸部。

  「嘭!」我挥舞的手重重的撞上了另一个在黑暗中运动的物体,在一瞬间下意识的抓紧了它。

  「啊~」黑暗中传来女人的一声惊叫,但立刻又止住了。 

  一切都在黑暗中,我手里的东西想要溜走。但是我用力握紧,不让它溜走,我的心狂跳起来,一种久违地饥渴和焦灼伴隨著奔涌地血液澎拜地流遍全身。 
  在手被拉住前,苏欣正陷於一种奇怪的迷幻世界中。被困於电梯而呆坐一角的苏欣,正隨著时间的流逝慢慢褪去平日一件件的外衣。在她父母看来,苏欣永远是他们为之骄傲和心爱的女儿;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令人羡慕开著跑车的有钱女人;在公司里下属看来,她是一个冷傲而有魄力的美女总裁;然而在那个老男人看来,她不过是一个可以隨时叫去扒光衣服操干的好玩具。 

  然而此刻,她就是她,是那个在黑夜里仰著头望著星星发呆的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在这电梯死一样的黑暗中等待中,她想像著无数米粒大小闪烁的星星在夜空中星罗棋佈,璀璨迷人。她像小时候那样伸出手去,在黑暗中想去试探著触摸。
  没有人能看见,没有人知道这样的自己,就在她越来越沉迷於此的时候,她的手在黑暗中被重重撞到,被紧紧攥住。她用力回抽,可是黑暗中却被越抓越紧,一股越来越大的力量像是要把她拉过去,她有些生气的用力回拉。 

  「到这边来坐吧!」我乾涩的声音打破了无声的寂静还有僵持。在黑暗中时间的流逝也变的缓慢起来,两个人的较力已经持续漫长的时间,长到我紧憋的气再也不够用。

  力量的较量忽然停止,黑暗中两人的手还紧紧粘在一起,一个想溜,一个不让。不过此时他们的手像是多年有好的朋友彼此的拥抱,不再用力弄疼对方,而是轻轻的轻轻的握著。

  「嗯,」苏欣鼻子里不由自主的飞出一个小小的嗯,她不由的有些气急败坏自己的不爭气。怎么这么快就投降了。但是,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她的手被握住时就开始慢慢滋生,她觉得自己的脸正在发烧,而身体的温度却在下降,周围冰冷冰冷的,她的皮肤也冰冷冰冷的。 

  「这是怎么啦!」她有些痛恨自己,「男人!」这个词让她发烧,让她痛恨,让她难忘。那个老头子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

  她第一次见到那个老头子的时候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刚刚大学毕业,那个老头只是瞟了她一眼,略略点了点头。之后她就成了老头子的一大堆助理中的一个。然后见识了老头子的前呼后拥,威风八面。 

  后来有一天,她在深夜被叫去老头子豪华的宾馆包间,老头子亲自端给她一杯红酒,当著她的面在里面放了一片药。问她:「你想要什么?」

  「我想像你一样。」她脱口而出。

    老头子看著她笑了笑。从此她成了老头子的人,也成为了三雅集团总裁。只是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她在老头子那里曲意承欢,一次次被凌辱到极限。每次如果不喝一杯加药的红酒让自己迷失,她恐怕一次也坚持不下来。当她埋头在老头子胯下,用嘴一次次尝试让老头子那只软软的东西挺起时,她就对老头子那衰老的身体厌恶到极限。

  平日里,老头子对她的控制很严,会有人暗暗盯捎,而她的乐趣则是折磨公司里的所谓帅哥,看著这些帅哥被整治,她的心里就会得到一种扭曲的快感。而对於这一点,老头子並不干涉。而她冰美人的绰號则越叫越响。 

  而这一次,所有的禁忌似乎都破碎了,不存在了。拉著她的手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强壮有力。不像其他的男人在她面前只有虚偽的应酬,卑微的姿態。苏欣能感应到自己体內那被训练的很好平时安然压制的欲火正不断的突破禁桎,慢慢侵染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我简直不能想像发生了什么,那个看上去只能垂涎仰望的美女竟然真的被自己拉近身边靠在怀里。从她身体里飘散出来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孔让我恨不得立刻把她扒光吃掉。我有些呆呆和她靠坐在一起,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这是多么浪费时间啊。

  我的手沿著女人的身侧向上慢慢移动,直到快碰到女人的胸部才被女人的胳膊死死的压住。於是我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小手往自己的怀里拉。一个邪恶的想法在脑海里升腾起来。 

  苏欣只坚持了一下就任由我拉著自己的手移到我的小腹处。黑暗中她听见我拉锁微微的响动,然后她的手被强迫的握住一个坚硬如岩石,灼热到要燃烧的肉柱。她想抽回手,但我的手紧紧地强迫她攥住那个肉柱。她生气的用力狠握,可她手里那根肉棍却好似是一条铁棍。 

  这才是男人!她不觉得又想起那条永远都软丟丟,需要她无限安慰和服侍的小虫。

  我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鬆开,苏欣却未觉察到,她有些失神的握著我的肉器,感受著那股无可比擬的男人旺盛的生命。 

  我心里暗道真是好命,这黑暗简直是一种神的赐福。没有它,这女人怎么可能轻易得手啊。

    在这黑暗的电梯里,女人的小手就紧握我的肉棒,开始轻轻的律动,把快感一波波由命根扩散到全身。我激动的撩开女人的衣服,原本地抵抗已经没有了,我的手轻易的从她的侧后方穿入她衣襟的下摆,贴著她的暖暖的细腰一路向上摸去,隔著胸罩紧紧的握住她的胸部,用力揉捏。

    女人没有任何反抗,她的身体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上,粗重的喘息声音听的清清楚楚。我的手接著不客气的钻入她的胸罩里,把那团嫩嫩的肉馒头握在手心里。女人硬硬突起的乳头磨著我的掌心。 

  「呜~」我搂著她去吻她,女人被吻住的时候只来的及发出一声呜咽,她原本可以扭头躲开,但却只是被一吻就鬆开了牙关,任我的狼舌肆无忌惮的侵入。 
  「一败涂地」,苏欣暗骂著自己的真贱,轻易就被男人上手,可另一方面,她又渴望和这个男人亲热,所以她现在就狼狈的被男人拥在怀里痛吻,舌头和男人的舌头纠缠,小手替男人擼著他的宝贝,而自己的乳房则在男人的手里被捏挤成各种形状。快感一波一波的掠过身体的每个细胞,「玩我吧,玩死我吧」,她的心里那个久被压抑的声音狂野的嘶喊著。

  尊严?她早就用它交换了金钱和地位,留下的只是冰冷的面具。而她的灵魂,呵呵,苏欣自己都会冷笑著要嘲弄那个所谓灵魂,不过是个被训练的磨破了膝盖做著低贱的不能再低贱事情的货色罢了。被抚摸,被玩弄,自己就会像狗闻到骨头味道一样的变得下贱。

  苏欣喘息著,胸口起起伏伏。被把玩的乳头把触电般的快感秒速辐射全身,酥麻的感觉让她蜷缩著,软软的,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也不甘的肿热起来,溪谷里水位上涨。

  我把手伸向怀里女人的小腹,黑暗中一把摸到的却是她裙下的臀瓣,我才意识到这女人的腿已经张的的很开。沿著她滑滑的臀肉,我的手指轻易的落在她胯间的穀底软软的小布料上。

    轻轻的稍一按压,立刻手指触摸的地方便湿透过来。她身体的反应说明了一切。也许是因为身体传达了这么明显的信號,怀里的女人身子也是一滯,呼吸压抑的稍停了片刻,接下来是更明显急促的喘息,连她的身体也有些发抖。 
  我的手指隔著布料和她摩擦著,那块小小的內裤几乎立刻就都湿透了。我把手伸向她的胯部,想把她的內裤拉下来,然而她双腿却不肯併拢,抓著我也更用力。是不希望被脱掉內裤么……我邪恶的想到,不过这已经不是你能抗拒的了的事情。 

  我把她紧靠在我身上的上半身慢慢的推倒,让她的躺在电梯冰冷的地板上,收回捏著她乳房的手,將她的两腿並好,然后压著她的腿弯向她的身子,让她的臀部微微翘起,然后拉著她內裤的手再次用力,从她的臀上用力拉扯。 

  为什么一定要剥掉啊,苏欣的脸红红的。她在被那男人放平在电梯地板上后就放弃了抵抗。既然他一定要那么做,就隨他吧。她併拢腿配合著,感受著那条紧绷的內裤被从臀部一下一下的扯下,然后沿著她的腿被脱掉。

  从女人身上剥下的小內裤立刻就皱成一团,可以握在手心里,还带著微微的湿气。一件很好的战利品。

  伸手再握住女人的阴部时,她那里已经有些氾滥,汁水把手指都轻易弄湿了。而女人原本密合的私处,也已经不知羞耻的裂开一条淫荡的沟壑。我只用手指在她的根部轻轻揉了揉,就已经陷进她蓄满粘滑的淫液的小穴里。阴道一被挖弄便颤抖著抽搐几下,把里面的水都挤出来。 

  我硬硬的肉棒已经涨的发疼,实在无法忍耐,便靠过去,黑暗中几乎是重重的跌在女人的身上。

    我喘著粗气挺著小弟压著她,女人双腿张的很开,可以让我那光滑的龟头紧紧顶在她阴道口外。稍一用力,龟头便推开淫肉,撑开小穴拱了进去。

  当男人坚硬的龟头捅进体內,苏欣觉得自己整个要被电晕了。小穴被撑的满满的,而那个捅进来的东西如同一个滚热的钢棒,深深埋入她的肚子里。在里面反復顶撞著。她想併拢身子把那个东西夹紧留在那里停一停,可是身上的男人却抓著她的腿强迫她把腿分的更开,还把她的腿弯向上边,让她的阴部彻底的暴露著。

  嗯嗯,苏欣隨著插入的节奏无法控制的轻轻呻吟著,伸出手探向自己的阴部,狂热的操干一方面让她感受著潮水般的快感,另一方面也让她有些害怕。黑暗中她的手触到的是两人交合部位男人那粗壮勇猛的阳物。

  粗壮的阴茎半插入她的阴道,瞬间便向下整个没入,然后又自下而上的拔出,带著她的阴道里粘滑得淫液,整个肉棒粗壮坚硬,如同一个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下一下毫不停息的嗨入她的身体。

    那个过程並不因为她的小手摸过来就停止,反而因为她的小手的阻挡变的更加兴奋异常。连带她的小手一起变成这个狂嗨过程的一部分。

  呜呜,多么有力的肉棒,苏欣哼唧著,她的脑海里掠过老头子那个衰弱的小虫。她还从没和除了老头子之外的男人上过床,做过爱。从某方面讲,还真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孩,但现在被这样一个不知什么来歷的年轻人操著,所有的一切都逝去了,都崩溃了,多无所谓了。 

  身下的女人驯服很多,我几乎把她掰成了一字马,看样子会所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估计经常会练习瑜伽什么的吧。反正,这样的狂日似乎令她非常兴奋。黑暗中甚至不知羞耻的扭动臀部来迎合。 

  两人的淫器交合著,不时发出汩汩的水声。当我的小腹拍击著她的小腹,更是销魂的啪啪作响。没多久身下的女人就已经进入高潮前的紧张状態,身子蜷缩著崩的紧紧的,抓著我胳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挺著小腹迎著我的肉棒的衝击。嘴里也妮妮喃喃含糊不清的哼著。 

  果然正如明白人所说,女人的之所以高潮是因为女人自己想高潮。 

  我压在女人的身上,走进电梯时她那惊鸿一瞥的美貌还留在脑海里。此时我的阴茎龟头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闻著她身上幽幽的香气,回忆著她的举止言行,让我兴奋的更痛了。只能把这一切都发泄在她的身上。

    而这女人的身体就像久旷的土地,无论洒下多少的辛劳汗水,都一滴不剩的收去。我咬著她胸前的乳头,累的时候就用力的吸著,像是要把她取走的力气都吸回来。而她更摇晃著臀部哼叫著迎合。

  不知多少次的抽插,我终於抵挡不住奔涌的快感,精液如同再也把持不住的脱韁野马宾士而去。我的小腹狠狠的抵著她的阴户,把阴茎深深的插入她体內的深处,伴隨著喷射的快感喘息著。黑暗中,女人伸出胳膊把我紧紧的,紧紧的搂著。

  话说,不知某年某月某日,有一诗疯子半夜三更批阅H文至此,一时兴起,题了两句诗赞曰:「娇穴翕张吞劲蟒,玉壶倒悬藏龙浆。」

  我从女人的身上爬起来,还没缓过劲来,便听见电梯被人敲的咚咚直响,外面似乎在叫唤什么。我嚇了一跳,连忙开始整理衣服,同时祈祷那个女人也能打理好自己。

  没过多久电梯便摇晃了一下,然后向上升去,不到十几秒,电梯先是骤然间恢復了光明,刺痛了我毫无准备的眼睛,紧接著停下来叮的一声打开门。我只来的急扭头看了一眼,见那女人站在电梯一角,便被一拥而入的人群挤了出去。  
    6,7个男人簇拥著电梯里的女人走出来。我站在旁边有点尷尬,正打算离开,却被那几个男人拦住,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当头的一个胖子皱著眉头问到。我简直无言以对。
  「你,过来,我有话说。」那个女人倒是很镇定的走过来。 

  她拉著我,凑近我的耳朵,轻轻的说:「快跑,到头右转。」说完她把我用力往外一推,自己却像眩晕般倒去。

  「苏总!」传来几个男人的惊呼,他们立刻抢上来扶著女人。 

  我摇摇晃晃的被推开好几步,顺势开始奔跑,虽然莫名其妙,但冥冥中觉得这样才是对的。

  果然,身后传来骂声和呵斥声,「抓住他,別让他跑了!」那个领头的大声喊道。

  我一路狂奔,出了电梯间,便沿著女人说的向右跑去,跑到头,是秘密频道,我打开门,沿著楼梯飞速向下面奔去,不多时,便听到安全门又被撞开,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我只能拼了命的往下冲。 

  这样的追逐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腿都酸了,有些楼层简直就是蹦下去的,弄的我的膝盖都疼了起来。

    当我一路冲到最底层,从一个小破铁门里晕晕乎乎的钻出来的时候我见到眼前正停著一辆SUV。门开著,紫倩正朝我招手。 

  「天啊!」我赶紧冲上车,而紫倩则立刻启动,飞也似的离开。我从后窗看去,只见有几个人这时也从小门里冲出来,挥著手大叫著,眼看是追不上了,都停了下来,有2个乾脆躺到在地上。 

  我转过头,看到紫倩正睁著大眼睛看著我。

  「我发现了,你还真是个人才。」紫倩说,「只要把你放对地方,你就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种马。」

  「別盯著我看,好好开车。」我说。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uyonghe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